為新冠肺炎康復者緩解後遺症之苦

守德市黎文盛醫院新冠肺炎後遺症機能康復與物理治療中心日均治療20至25名患者,他們是新冠肺炎康復者,但身體及心理健康受不良影響。

黎文盛醫院新冠肺炎後遺症機能康復與物理治療中心為新冠肺炎康復後遺症病人治療。

黎文盛醫院新冠肺炎後遺症機能康復與物理治療中心為新冠肺炎康復後遺症病人治療。

胡思亂想,行動消極
市護理與機能康復醫院業務顧問丁光清醫生表示:“這名確診者今年約 35 歲,染疫後患上嚴重的抑鬱症,行走幾步就喘不過氣來。更悲慘的是,他逃跑出醫院,無人找到他的蹤影,最後發現他竟跳進河裡自盡。”

本市最近發生丈夫電死妻子的傷心事情。妻子染疫康復後,被診斷出患有嚴重的後遺症。在治療期間,丈夫無法忍受妻子病重所帶來的痛苦,心煩意亂而將妻子和自己電死,讓兩人永別體質與精神之苦。

上述只是數千名染疫康復者飽受後遺症的特別場合。丁光清醫生認為,目前市護理與機能康復醫院約有 300 名患者正在接受新冠肺炎後遺症治療。

丁光清醫生告知:“他們都是染疫康復者,但仍有疲勞、呼吸急促、胸痛、認知障礙和關節痛等後遺症。大多數場合此前曾患新冠肺炎重症,或因高齡和患有癡肥症、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慢性腎病、器官移植後或癌症等慢性病。”

守德市黎文盛醫院新冠肺炎後遺症機能康復與物理治療中心主任、第二專科醫生阮清創告知,新冠肺炎康復者常有疲倦(80%)、抑鬱症(66%)、肺纖維化(61%)、失眠(45%)、頭疼(44%)、注意力不佳(27%)、脫髮(25%)等後遺症。這些症狀通常拖長逾4週,甚至是數個月。

精神健康服務社會化
市人文社科大學社會工作系主任、心理學博士的黎明功表示,疫情導致民眾面臨心理健康問題。在疫情爆發期間,曾有心理問題或慢性病患者及殘疾人是最容易出現精神病症狀的人群。另一組容易受精神創傷的是醫護人員、一線工作者、兒童、外地及自由勞動者。估計有近60%人口有精神障礙症狀,比疫情爆發前高出三倍。當今最常見的心理健康問題是認知消極、抑鬱、焦慮及恐慌等。

黎明功博士認為,以現有基礎盡快開展精神保健服務是當務之急,甚至要擴大一般人、殘疾人士及殘疾兒童的心理保健與治療中心規模(將心理保健服務社會化),推廣遠程心理保健模式。

黎明功博士又說:“職能機關應盡快研究並考慮實施民眾心理健康輔助戰略。迅速進行考察、評估民眾(集中於高危人群)的心理健康狀況和水平,有助採取適當的干預措施。”

阮清創醫生說,守德市黎文盛醫院新冠肺炎後遺症機能康復與物理治療中心的大多數病人都遭受了心理創傷,最常見是 30 歲以上的男性,35 歲以上的女性。該中心已與市師範大學的心理專家配合,以改善重症患者的心理。心理輔助方式包括畫畫、指引寫關於某問題的日記、不要胡思亂想等。

病人心理穩定後,將獲轉到物理治療區進行練習呼吸、運動、按摩等。阮清創醫生告知:“該中心正式投入活動以來,已經治療了近200例後遺症,幸運沒有一例失敗。大多數患者在中心積極治療一週多後的精神煥發、精神振奮、運動更加堅定,不再有持續的失眠症。”◆

阮 盛

相關閱讀

求助地址

單身婦女懇求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八坊蔡藩街174/20號的文桂花(今年63歲)是個單身婦女,許多年來患有糖尿病、胃食道逆流症,經常在郡醫院看醫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男青年患上咽喉癌

今年39歲的曹偉南與母親和2個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八坊蔡藩街174/27號,他是第十一郡醫院手術部門的人員,每個月收入為650萬元,這筆收入夠維持家庭的生活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