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疫區

我是廣南人,自2021年5月以來在胡志明市生活及工作至今。近期疫情嚴峻,我多次已有離去的機會,但我還是決定留下來,待在家裡,線上工作。因為我擔心萬一感染了病毒,將會讓家人和社區處於不可預測的危險中,所以我決定不離去,以確保所有人的安全。

原籍安江省的阮氏燕家庭此前在附近的建設工程做瓦工,但失業了幾個月。全家都想回鄉避疫,可是獲房東鼓勵留下來,並調減租金、電水費。

原籍安江省的阮氏燕家庭此前在附近的建設工程做瓦工,但失業了幾個月。全家都想回鄉避疫,可是獲房東鼓勵留下來,並調減租金、電水費。

大家互相幫助
我的經濟能力不足以讓我輕鬆地渡過延長數月的社交隔離浪潮。但所幸,我仍能夠呆在家裡等待疫情過去,以將返鄉與家人團聚的車票、機票讓給其他真正需要的人。

我可以在線工作,所以仍有收入。外邊還有數百萬人失去了工作,無法堅持下去,只好把所有“財產”裝在摩托車上返鄉,離開數年來容納了他們和家人的福地。看到小孩帶著疲憊的臉龐坐在父母中間一起返鄉,我的心沉了下去。

本市和各省政府一定已想方設法為自己的地方,乃至為越南的大局思考了最佳的方案。現在,政府總理已要求各地方互相扶持照顧民眾,具體是:想返鄉的人獲協助離去,想留下的人也得到更周到的照顧。此方案有助減輕上線的負荷。希望各省確保安全地接同胞返鄉,若主觀,將會影響到大局。

放心呆在家裡
任何人都可能感染病毒,萬一本市的醫療系統和支援力量超負荷,將是真正的危機。因此,一旦感染,必須能夠照顧自己和家人。若用華麗的話而言是減輕醫療系統的負荷,但說實話是照顧好自己的身-心-智。由於感染病例的與日俱增,我不允許自己主觀,疏於保持距離和消毒。

媒體報導,新平郡第一坊共青團已分發民生袋,令我非常感動,並相信透過這些類似的活動,許多人會渡過疫情難關。

據悉,大水鑊醫院已開展通過電話和網絡為感染者診療的活動。市疾控中心公佈了為居家隔離的感染者急救的312個應急小組名單和電話號碼。 希望上述各輔助活動將有助與疫情應對工作更具可行性。

擔心不得到及時治療是導致病情加重,從而可能面臨其它疾病的原因之一。因此,我們互相提醒立下在緊急情況中聯繫的資訊名單,準備一些防病藥物,經常交換與居住地有關資訊等。

與政府攜手儘量為自己和家人作出力所能及的事,互相照顧,讓疫情過去,人情味存留◆

桂 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國防部軍醫學院阮維新醫生抱著氧氣瓶,與第六郡第一坊醫療站人員配合急救呼吸困難確診者。

F0 急救天使

他們是國防部軍醫學院前來胡志明市協助抗疫的軍人-醫生、醫師、學生。充滿熱心的他們整天忙於急救新冠患者、給確診病例提供諮詢以及輔助採樣檢測工作。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