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的救援工作

此前全市按照第16號《指示》嚴格實施社交隔離時,市公安廳消防及救援員警科(PC07)也竭盡全力在封鎖區開展了多起救援活動。因為求助者是新冠肺炎患者,所以救援力量須滿足許多嚴格的要求。

市公安廳消防及救援警察科幹部、戰士潛尋遇難者。

市公安廳消防及救援警察科幹部、戰士潛尋遇難者。

全隊須接受隔離
救援力量感到心酸的是住在第十一郡第七坊李常傑公寓的兩名老大爺的場合。第十一郡公安科消防與救援員警隊副隊長武清雲少校敘述:“那天上午10時45分,我們收到第十一郡第七坊的求援信息。具體是,有兩名老大爺在一間鎖著的房子裡中風昏倒,要求消防與救援力量前來開門將遇險者送去急救。”

該隊迅速調動兩輛救援車和14名幹部、戰士到場。武清雲少校告知:“遇險的兩位老大爺是83歲的張虔和69歲的張蘇河。這兩位老大爺住在李常傑公寓三樓一間住房,沒有和親戚住在一起,偶爾有一個住在別的地方的侄子前來探望。由於這間住房位於公寓角落,少人來往,所以直至有人前來給封鎖區域送飯的時候才發現。5分鐘後,救援力量已用錘子和鉗子開門,將兩位老大爺送去急救。”

須封鎖以防控疫情的第十一郡李常傑公寓有多人感染新冠肺炎。在第十一郡消防與救援警察隊一回到單位,就收到地方的通知:快速檢測結果顯示,兩位老大爺對新冠肺炎病毒呈陽性反應。武清雲少校透露說:“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有兩名幹部、戰士直接與遇險者接觸,將其從高樓抬到救護車。單位已對參加此次活動的幹部、戰士採樣檢測,然後在單位隔離2週。 在多次採樣檢測並有陰性結果之後,參加救援活動的14 名戰士才可回家。”

新富郡公安科消防與救援警察隊對拒絕到醫院接受治療的新冠肺炎患者開展了救援活動。患者不顧醫療力量和地方公安的宣傳勸說,還是關上了門,躲在房裡。由於擔心患者的病情轉重及疫情傳播到社群,新貴坊公安已決定給新富郡公安科消防與救援警察隊打電話尋求幫助。救援力量已以專用工具開門。5分鐘後,坊公安、醫療、消防員警力量已進入房裡,繼續宣傳、說服。約1個小時後,患者同意跟著醫療力量到醫院接受治療。

直接參加此次活動的新富郡公安科消防與救援警察隊幹部陳清演少校透露說:“當單位收到坊公安的尋求及知道將與新冠患者接觸時,心中也稍有擔心。但工作就是工作,任務非執行不可。所以,我們穿上防護裝備及全身消毒。在完成任務之後,幹部、戰士再次消毒,採樣檢測,以及嚴陣以待接受任務。”

離封鎖區去釣魚
在實施社交隔離期間,民眾獲要求僅在必要時才外出。但很多人沒有嚴格遵守,儘管住在封鎖區,但仍外出遊玩,造成了不可預須的後果。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市公安廳消防及救援警察廳對逃離封鎖區釣魚,然後在第七郡新豐坊四營橋區域溺水的男青年救援。

據地方公安的消息,有兩名男青年到四營橋區域釣魚。在遊過河時,其中一人在河中突然溺水失蹤,其餘的男青年安全游到岸邊,然後報警。

10名救援幹部、戰士已輪番潛入河中多個小時搜尋遇難者。河床不平坦,有許多尖銳物體、樹樁、大樹枝、魚網、深泥等,給搜尋工作造成很多危險與困難。後來,受害者的屍體在離當初位置約200米處找到。由於遇難者是逃離封鎖區的人,所以為了確保安全和遵守防疫原則,救援幹部、戰士在將屍體運上岸前,已給其穿上防護服。

值得一提的是,在戰士們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儘管本市正實施社交隔離,但好奇者仍聚集圍觀。甚至,救援力量已封鎖救援區及派人看守,但好奇人仍蓄意闖進,給疫情防控工作帶來困難和給救援力量帶來感染危機。

潛入河中搜尋遇難者屍體的阮紅文中士說:“我們穿著專用潛水服,所以不能戴口罩。萬一遇難者是新冠肺炎患者,也須忍受。上岸後,我們才可以戴上口罩及消毒。”◆

明芳

相關閱讀

求助地址

貧病母女需要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四坊陳貴街35/32號的陳鳳娥(證件姓名阮女)今年70歲,與女兒黃蘭絲(34歲)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62歲的溫惠冰住在第八郡第十六坊安陽王街242/101/5C號,她在此地租個小房子至今已有數個月,租金每個月為12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