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心為民的坊鄉幹部

當新冠疫情爆發,尤其是第四波疫情,整個政治體系決心介入,其中地方政府起至關重要作用。遇困民眾都靠著地方政府的協助。意識到此事,本市各坊、鄉領導已將所有時間和精力來解決民眾的要求。然而,有的地方做得好,有的地方仍不滿足民眾的需求。

平盛郡第七坊人委會幹部、員工將熱心人士捐贈的蔬菜分類,然後發放給民眾。

平盛郡第七坊人委會幹部、員工將熱心人士捐贈的蔬菜分類,然後發放給民眾。

隨叫隨到
據平盛郡第七坊人委會副主席阮鴻領表示,自從市人委會要求實施社交隔離,第七坊黨委、人委會、祖國陣線委員會已成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委會並制定具體活動規制。他說:“我們意識到民眾的生活會受一定的困難,因此雖然我們已提供熱線電話、分工具體任務,但每一位幹部都離不開手機,隨時接收民眾的報訊和意見,並馬上收納、展開處理。”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第七坊許多需要急救的新冠患者已獲地方政府及時輔助。當接到來電,該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委會馬上致電給應急力量展開初步急救或轉院,甚至聯繫當地腫瘤醫院、嘉定人民醫院要求支援。阮鴻領副主席說:“郡給每個坊提供一個小型卡車,還有其它志願者的車輛。上述工具有效且靈活地將果蔬、必需品從中轉站送至民房。總之,哪裡有遇困民眾,那裡就有坊幹部協助、隨叫隨到。”

在實施社交隔離期間,為良好關照民眾生活的各個方面,當地政府都及時調配所有工作。大部分坊、鄉幹部都加班,沒有休息日。如同平盛郡第十九坊人委會主席裴氏紅桂說,坊幹部們只以完成工作為目標而不是以上班時間來計算,有時候要徹夜工作。她透露:“當平盛郡獲選為接收熱心人士捐贈食品的地方,後勤工作馬上獲展開,甚至到夜間。過去期間,坊幹部走遍各條街道將果蔬、蛋類、大米送上民眾家裡,這已成為常見的事。”

及時輔助
過去期間,除了大部分坊、鄉做好防疫、及時關照民眾生活工作之外,仍有部分地方做得不好。具體是,有些地方緩慢展開向民眾發放市政府的輔助金和及時滿足民眾的迫切需求。家住第十二郡新泰一坊第325小巷47/3號的丁氏紅告知:“以前我在共青團社會工作組工作,然後獲調派到地方教學。過去期間,因疫情我無法上班,沒有收入,所以生活十分困難。我已登記申請輔助,但至今不知道我的卷宗是否獲得解決?”

同樣,寓居守德市協平政坊第六街區43B街坊組第48號街3號分路75號小巷的許多民戶日前仍未獲得市政府的輔助金。當地居民張氏女告知:“本市實施社交隔離,各條街道都被封鎖。我們無法外出購買食品。長時間不獲得當地政府關照,我們只能吃方便麵度日。”她說,過去期間民眾須自行尋找熱心人士要求輔助以幫助窮困民戶。

同樣,在第八郡第十五坊米谷街36號小巷的逾20個窮困戶、自由勞工、因疫情失業者正盼望各級地方政府提供輔助。當地居民黎廷志告知:“過去期間,街坊組組長不成立名單,因此窮困戶仍未獲得輔助金。前幾天,我們獲第八郡第十五坊各位熱心人士將大米、食油、魚露、方便麵、醬油送上門。良好遵守社交隔離規定,我們不能外出購買魚、肉。但說實話,現在准許外出,我們也沒錢購物的。”

各級地方政府正竭盡全力擊退疫情,關照遇困民眾的生活。然而,仍有若干地方的窮困者未獲得輔助。透過民眾的反映可知,仍有部分住在租房區的工人、自由勞工陷入困境,但不是獲得輔助的對象。他們失業,沒有收入,生活十分困苦。因此,地方政府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盡力了解,及時補充申請輔助名單,不讓任何人被忽略,讓未獲得輔助的民眾及早領取輔助金,減輕他們生活中的部份負擔以安心防疫◆

段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國防部軍醫學院阮維新醫生抱著氧氣瓶,與第六郡第一坊醫療站人員配合急救呼吸困難確診者。

F0 急救天使

他們是國防部軍醫學院前來胡志明市協助抗疫的軍人-醫生、醫師、學生。充滿熱心的他們整天忙於急救新冠患者、給確診病例提供諮詢以及輔助採樣檢測工作。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