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孤兒院

寓居滀臻省滀臻市第七坊、現年60歲的黎氏智賢在10多年來已收養26名孤兒,對待孩子們視如己出。

黎氏智賢與其收養的孤兒。

黎氏智賢與其收養的孤兒。

她擁有一個寬大、種植許多盆景與果樹的庭院。我們上門拜訪時她正給孩子們準備午餐,她笑著對我們說:“從他們還是嬰兒時我就開始撫養了,故他們也習慣稱我們夫妻倆為祖父母,叫我女兒為阿姨。”

黎氏智賢告知,其父親是滀臻省能仁寺住持已故和尚釋靜幸。當他還當住持時,他收養不少孩子,全部都是被父母遺棄在寺廟門前。釋靜幸和尚圓寂後,為了實現其遺愿,黎氏智賢繼續收養孤兒,用自己全部的愛心來撫養這些小小的生命。

10多年來,她已收養26名被父母遺棄的孤兒,最小的約4歲。目前只有18名孩子在她家居住,餘下已長大的孩子已轉到滀臻省的多家寺廟修學佛法。她表示:“我也經常教導他們要從善。若與佛有緣就成為一名真正的修行人,無緣於佛也能夠成為社會的一名好公民。”

她們夫妻倆曾當獸醫,目前已退休。她的4名孩子之中,有3名已出家,餘下的女兒放棄自己的婚姻幸福,一直陪伴、輔助父母撫養孤兒。每日,黎氏智賢從上午忙到深夜,以準備飯菜與照顧孩子們。儘管辛苦,但她仍把這些工作視為自己晚年的樂趣。她表示:“當開始收養孩子時,我們遇到許多艱難。由於收養很多年齡小的孩子,故要煮稀粥,然後慢慢餵食。夜間,有些孩子哭鬧,我經常要起來擁抱、哄他們,因此也會失眠。”

為了給孩子們創造舒適的生活空間,她在住房的周圍規劃成許多區域:種植花朵、娛樂、放風箏、種植果蔬等。為了讓孩子們上學更方便,她已與計程車簽約合同,以在上下午接送孩子上放學。臥室也獲得安裝空調,讓他們有涼爽的空氣。每一餐都有兩菜一湯。她說:“由於我沒有孫兒,所以我就把他們當作我的親孫來照顧。我的女兒也參加醫療培訓班,以照顧生病的孩子。”

孩子的名字都是由她們夫妻倆起的,全部都獲得供讀到完高三,然後轉到就讀佛學中專。孩子滿20歲時,他們就有權來選擇自己人生的定向。關照孩子們的費用每月個花逾1000萬元。除了遠近佛子們的輔助,黎氏智賢的兄弟與兒女也會出錢出力共襄善舉。

不僅收養孤兒們,她還積極參加當地的捐建課室、房屋和農村橋、修路等慈善活動◆

維 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物色滿意的保姆、家傭成為上班族頭疼的問題。

上班族渴求保姆及家傭

本市自10月1日起放寬社交隔離之後,本市大部分幹部、職工、勞工都已復工。開心之餘,很多有小孩的家長都非常擔心,因為不知道如何找到照顧小孩、打理家務的家傭。而學校、幼兒園尚未開放,而並非所有家庭都能擔當得起聘請家傭的費用。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