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發性街市和流動小販不確保防疫安全

本市多個傳統街市復業,但生意不太好,而各郡、縣自發性街市卻不管勒令,如雨後春筍般進行買賣活動。此舉造成疫情傳播的風險,因為消費者和小販都得不到監察、不進行醫療申報或不執行防疫規定等。此外,自發性街市還惡化市容,不確保食品衛生安全。

霸佔舊邑郡第十二坊范大白街馬路的自發性街市。

霸佔舊邑郡第十二坊范大白街馬路的自發性街市。

疾病傳播風險
本市放寬社交隔離後,各郡、縣自發性街市和流動小販的買賣活動熱鬧。舊邑郡統一、范文炤、范文白、阮文功、黎德壽等街的自發性街市雖未獲允許復業,但買賣活動繁忙。在統一街(鴻德醫院附近)的自發性街市,小販擺攤售賣蔬菜、魚類及肉類的情況亂七八糟。早晨和傍晚的生意興隆,民眾和小販聚集買賣,不確保防疫安全規定。家住統一街的陳氏明說:“目前,傳統市場已復業,但生意清淡,因為消費者習慣網購和在路邊購買較方便。自發性街市的營業造成疾病傳播風險。該郡職能部門要定期檢查、整頓和動員小販到街市裡買賣以確保秩序安全。”

在平盛郡周文安、潘文治街的自發性街市,許多小販在住房門前擺攤售賣新鮮食品、果蔬。與此同時,第七郡新美街市周圍的自發性買賣活動十分熱鬧,或平政縣范雄街的買賣氣氛活躍。售賣雞肉、鴨肉和蔬菜的小販邊招待客人邊提防職能部門巡邏。對於“民眾須持有‘綠卡’才可以進行買賣活動”的問題,某肉類小販芯大娘表示,很少人要求顧客持有“綠卡”。

影響秩序安全和市容
本市疫情逐漸獲控制,第八郡平田集散市場繼續作為商品集結和中轉站,但不允許在市場裡買賣。然而,在通往平田集散市場的管仲靈街,有數百名小販在街道兩旁買賣,延長數百米。某週末淩晨3時,小販和消費者蜂擁而至,導致街道局部堵塞,車輛往來非常困難。平田集散市場大門前的平政縣阮文靈大道一角也成為小販非法買賣的地方。平政縣安富西鄉人委會副主席黎海田表示,由於人事短缺,地方政府無法處理所有違規攤位。

10月中旬,守德市守德集散市場正門旁邊、協平福橋附近也冒起數十個自發性售賣處,擁擠不堪。一看見職能部門,很多人停止買賣,若干人急忙把商品收起來。

對於上述情況,市工商廳領導表示,嚴禁擅自聚集買賣、霸佔馬路及人行道、不確保防疫安全和食品衛生安全的行為。若確保防疫安全標準,傳統街市才獲復業。為了整頓流動小販和自發性街市違規買賣的情況,各郡、縣與守德市要加強監察、檢查及處理,確保防疫工作、食品衛生安全、秩序安全和市容等◆
 
市人委會最近向守德市與各郡、縣人委會發送急件,要求緊急檢查、整頓和徹底處理自發性買賣情況,特別是在霸佔馬路、人行道和不確保防疫規定的售賣處進行運輸、裝卸貨物和買賣。市人委會要求守德、平田、福門集散市場周圍不能再出現霸佔人行道作為農產品買賣地方的情況。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一名病人正在阮知方醫院的抗毒重症加護科接受治療。

應對酒精中毒提高警惕

近期,本市記取了多起嚴重的酒精中毒事件,導致很多人入院急救,甚至有人死亡。原因是人們在市場上購買了來源不明的白酒,其中含有甲醇(Methanol)。

求助地址

白內障病人等錢施手術

今年63歲的戚彩蓮與兄弟姐妹住在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17號。這間屋子是她的雙親遺留下來的,如今已殘舊不堪,但兄弟姐妹都沒有能力維修。彩蓮之前在和平街市做小買賣,後來去幫人家打理家務謀生。她的丈夫於6年前再度中風,因為家境窮困,沒有條件好好接受醫治,如今可以慢慢行動,但喪失勞動力,也無法開口說說話。其唯一女兒亦是普通勞工,每個月只能幫忙繳交水電費而已。戚彩蓮告知,除了丈夫之外,她還得照顧10年前因車禍導致神智不清的弟弟,以及另一個患上鼻竇炎的弟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杜營祥(今年50歲)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誰料第四波疫情來襲期間,他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平泰街100號路102號巷成為疫情熱點,他一家多人都感染病毒,有的獲送到集中隔離區,有的被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有的居家隔離。後來疫情更奪走了他患上多種疾病的妻子及健康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