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們並非無關

社交網上的重要互動之一是粉絲和偶像之間的聯繫形式。據此,部分年輕人因過度崇拜偶像而出現“問題”,引起容易忽視在娛樂產品中隱藏的敏感因素。

戶外娛樂活動有助年輕人有更多的生活經驗,不應該沉浸社交網。

戶外娛樂活動有助年輕人有更多的生活經驗,不應該沉浸社交網。

容易放過
最近,社交網上熱傳中國著名演員因連續被捲入與戀愛關係有關的醜聞,且面臨“封鎖令”的故事。在網絡論壇上,年輕人也提出許多問題,並隨著潮流爭論,也足以重新認定當前的偶像問題:“為了整頓娛樂活動,娛樂圈是否應該採取‘封殺’方式?”。
 
“封殺”是指對有與個人生活和藝術活動有關的醜聞和指控的公眾人物,例如:演員、藝人、歌手等採取的作業永久禁令。這可視為事業的結束,因為“被封殺者”將無法再參加任何藝術活動。

但是,國外和國內的事件還是相距甚遠。《封殺》也無法高於觀眾,因為藝術、娛樂工作者只要有觀眾就行。最近,H.H.女歌手在因情感醜聞而停止唱歌6個月後復出。或P.O.女演員儘管正面臨著感情醜聞,但她的個人頁面上的每篇文章、圖片仍獲得數萬次點讚和評論。

是對還是錯,只有當事人是最清楚的,但可以看出,年輕人大部分好像很容易原諒,尤其是在選擇自己的偶像時非常容易的。甚至,一些著名人物有自己的媒體隊伍,在社交網上建立粉絲共同體,吸引數百萬年輕人的帳戶參加,嚴陣以待打擊批評其偶像的帳戶。

在社交網快速發展的趨勢下,偶像的概念也遠非其在全民詞典中的意思。只要獲得大量訂閱次數、點讚次數,就會自動成為著名人物,從而有機會參加活動、簽訂廣告合同以及直播帶貨,不管產品質量是否安全。從社交網賺錢的“競賽”近乎不顧一切,包括在線平台的社區標準,因為帳戶一旦被關閉,也容易開立別的。

個人的“過濾器”
媒體分析,社交網以消息、圖像和視頻持續運作,因此在社交網上的每個問題、事項也有很多互相矛盾的資訊,包括非正式資訊和正式資訊。問題在於使用社交網的年輕人大部分仍以為獲得大量點讚次數、訂閱次數的資訊是有價值的資訊。這種想法是完全錯誤的,在個人頁面上的每篇文章儘管獲得數百萬瀏覽次數,也只是個人的認定和觀點,不能代替法律或執法機關。

收緊社交網的社區標準,同時提出制裁措施是促進網絡環境更加文明的措施。但最有效的還是每個人,尤其是年輕人的“過濾器”。在過去的8月中旬,《冰雨火》電視劇被發現有牛舌線的圖像,儘管模糊,但觀眾仍看得出。但最近在越南Youtube頻道上播放的最新一集仍吸引了逾1萬3000觀看次數。對於呼籲抵制有“牛舌線”圖像的電影的評論,年輕人回答:“看電影,就是看演員的演技,誰看‘牛舌線’呢?”(T.H.帳戶);“演技好,演員漂亮就行。電影與“牛舌線”有什麼關係?”(P.K.帳戶)等。

可以說,對於社交網上“垃圾”仍公然存在的情況,與我們並非完全無關。不管是什麼原因,在直播平台上的每個瀏覽次數、分享次數都導致不健康的產品更加廣泛地傳播。

在社交網的多維世界中,年輕人需為自己樹立“偶像標準”和個人“過濾器”。因為直接影響到精神生活的因素萬一有錯誤,將會留下深刻的後果。目前,當法律趕不上社交網或涉及外國的在線娛樂平台的發展速度時,在接近文化-娛樂-藝術產品時採取“過濾器”和提出偶像標準一事就是保護自己的方法◆
 
市人文社科大學教育系阮文祥表示:“兒童是很容易依賴和受到社交網負面影響的群體。因此,若禁止孩子使用社交網,可能導致其失去學習和發展的機會,但若讓孩子使用社交網,家長就需為孩子準備必要的知識、技能和態度。現在,若干互聯網和社交網服務供應商已提供對兒童監察功能,家長可以考慮安裝。”

清 陽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居民們感到不滿和開會討論維護他們權利的方案。

公寓投資主犯錯,連累上千住戶權益受損

由於第十二郡Prosper Plaza公寓投資商正在接受調查,該郡土地註冊辦事處不允許該公寓住房單位轉讓、贈送、發給房產證書等,寓居上述公寓的逾千戶居民因其權利受到損失而感到憤怒和擔心。

求助地址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

單身姐弟需要援手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127/10號的李翠萍(證件姓名Lý A Nhi)今年62歲與兩個弟弟李明光(57歲)及李明強(53歲)都是單身。李翠萍在兩年前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裂,曾經打石膏,如今行動不便。她本身患有高血壓、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精神虛弱及失眠症。

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74歲的王蘇蝦(證件姓名Vương Tô Hà)與妻子許秋蘭(69歲)和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鴻龐街406號屋子的後面。他在6年前患上咽喉癌,曾經動過手術及化療,如今說話極其困難,米飯無法吞嚥,需要煮成稀粥或用果汁攪拌機打成糊來喝。他的癌症除了按照醫囑定期做檢查、服藥之外,另外他還患有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症等。

單身病人求助手術費

單身的黃美(證件姓名Huỳnh Mỹ)與姐姐在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65/17號租房子一起居住。他之前在某公司當保安,月薪僅500萬元,夠維持個人的生活及付房租,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