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新東區車站發揮其營運效益

座落在守德市的新東區車站落成5個月後,經營情況仍很蕭條。有22條客車路線已不在舊車站接送乘客,而直接轉到新車站營運,然而新車站乘客稀疏,而在沿街接乘客的客車卻生意滔滔。

在仙泉區域,客車仍在路上停車接客及運貨。

在仙泉區域,客車仍在路上停車接客及運貨。

這個現代車站面積寬大,但前來購票返鄉的乘客不多。
車站裡生意冷清,但外面卻生意滔滔
車站裡的活動冷清清與外面違規車站頻頻接送乘客的情況成了一個鮮明的比對。守德市的仙泉旅遊區大門前經常有許多人站著等客車。多輛臥鋪客車靠入路邊,隨車員快速幫拿著行李,乘客只須上車就行。此處距離新車站不到1公里。

距離此處不遠就是市農林大學,學校門前也是個流動式客車接送乘客的地點。路兩旁的飲料店座無虛席,很多人在此等車。這也是大學生們每逢返鄉都在此等車的熟悉車站。他們經常訂購由同縣熟人經營的臥鋪客車車票,到啟程日期叫網約摩的送到這個地點就上車。
要讓新東區車站發揮其營運效益 ảnh 1 東區車站的售票處冷清清。
 
不少人喜歡選擇乘坐這種客車的理由是便利、普通日子的票價比在車站的廉宜。客車在啟程前15分鐘,他們還致電提醒乘客記得到約定地點。在購票方面,乘客只需致電訂位,等上車啟程時才付費。若乘客通報“取消”也不需賠償。

至於行李,逢年過節才需要付運費,普通日子一律全免,而且不管行李有多重有多大。有一次,我侄子把摩托車運到本市,但也只需給客車付象徵性的款項而已。

哪種措施吸引乘客?
我的親戚朋友雖然住在新車站不遠,但對進車站裡購票一事不感興趣。新車站剛投入活動,面積又寬敞,各種物質基建都新穎是一件事,服務質量甚至附加服務方面需要有更好吸引力,這才是重要的因素。缺乏這個因素,車站活動冷清清的情況仍無法得到改善。

而住在遠處的乘客乘坐什麼交通工具才可以到達新東區車站?最節省就是乘坐巴士。目前有許多巴士路線途經車站,包括33、76、93、150、601、602號等巴士路線,在未來期間會增加路線,尤其是有地鐵1號線。但似乎仍未足以與“違規車站”競爭。

實際上可見,很少乘客選擇乘坐巴士前往車站,因為巴士只符合攜帶輕簡行李的人乘坐。況且要轉多條巴士路線的乘客就要提早啟程,花更多時間。

在新東區車站經常停站的客車公司,應否效仿其它多家大客車公司採用中轉車載客到車站的方法呢?使用16座以下的車子接送乘客到車站,這將取得乘客的青睞。

為了讓新東區車站與其它車站有效的活動與能夠存在,就要徹底解決“野雞車、違規車站”的弊端。儘管職能部門堅決發起掃除“戰役”,但又缺乏持續性。顯而易見的是每次檢查高峰期,都是處理停靠在路上的車輛、不在規定地方接送乘客的情況,以讓街道通暢。然而,檢查之後,一切又恢復原狀,甚至變本加厲。能去除“違規車站”,還有助於減少交通堵塞、交通事故及確保客運經營的公平。避免客車公司按照規定在車站停靠接送乘客卻又吃虧、失收,而在車站外,客車亂七八糟地停靠在路邊、搶生意等的現象。

3個不方便事項
得知川走廣治省以北的22條客車路線不在市內車站接送乘客,而轉到新東區車站活動。我很高興前往新車站,替親人購票。上午10時,車站生意十分冷清,只有售票員、保安員等。整個車站只有我是唯一的顧客。我在車站兜了一圈,到停車場看見有4輛客車,但沒有乘客上車。

我曾經期望地鐵1號線(濱城-仙泉)與車站連接,加上前往守德新城市的巴士系統,民眾出入新車站將會更加方便。然而,這只是一個遙遠的期待。儘管該車站從去年10月已落成,但目前的經營情況仍十分蕭條。

我認為須採取措施及時克服不及的情況,以更有效地開拓新車站勞務。

第一,加強駛入新車站的巴士路線。目前在新車站停泊的3條巴士路線是55號路線(光中軟件公園-第九郡高新技術園區)、76號路線(隆福-仙泉-雄王寺)與93號路線(濱城-國立大學)。在其它區域,乘客欲到車站就要在1號國道上的站下車,然後乘坐連線巴士或步行約2公里才到達車站。

第二,此區域的街道路面還很淩亂,交通不方便。車站正門一面是接連著1號國道,讓客車駛入車站的街道已獲鋪好,但還未有方向指引牌。客車離站後右拐就沿著1號國道朝北部方向行駛,但客車沿著黃友南與13號街掉頭駛入市內,就要駛過一片空曠地(因為還未有街道)。目前車輛從車站駛出1號國道(以返回市內)的街道仍很狹窄。

第三,我建議車站管委會須發出通報與更加廣泛地對遷移22條客車路線到新車站一事作出廣告,讓更多人知道,售票一事會變得更方便◆
 
須發展車站周圍的基建
東區車站主任阮煌輝告知,該車站正建議市交通運輸廳,為新車站與巴士路線擴大連接,以給乘客創造方便條件。車站投資商須早日在車站提供便利的勞務,飲食、倉庫、加油站等。

阮煌輝主任認為,須迅速拓寬各條駛入車站的街道,在新車站的交通規劃要與周圍基建同步建設。當交通基建完成後,將把舊車站的全部客車路線轉到新車站來。

記者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