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者需要關懷與幫助

大家都知道也體會到,家 是溫暖之窩,是避風的港灣,是我們每一天在辛勤勞累工作之餘所期待的溫馨舒適的休息空間。然而,並非每個人都能擁有家。有的有家歸不得,有的卻無家可歸,要露宿街頭飽受餐風宿雨,饑寒交迫之苦!

熱心人士向露宿者送禮物。(資料圖來源:互聯網)

熱心人士向露宿者送禮物。(資料圖來源:互聯網)

雨季到來,經常會下大雨,也有多條街會被水淹。對於在路上遇到下雨的人,淋雨涉水行車行路已是苦不堪言。可是,下雨天街道被水淹,對於露宿者來說,是“屋漏更遭連夜雨”,其苦況更是百上加斤!因為想找處沒有那麼潮濕,不那麼冷的地方好好的睡一覺,待明天繼續為生計奔波,可真的一點都不容易。
處境艱難
雖然尚未有具體數字統計本市目前有多少露宿者,但可以肯定的是本市的露宿者數量居全國之冠。他們是來自其他省市的窮人,沒家,沒工作,沒專門手藝,每天在各條街道上流連謀生,晚上就在街角露宿,處境堪憐!
每晚在深夜11時之後,在李政勝、八月革命、阮居貞、黎光定等街上,經常會看到有許多露宿者在人行道上蓆地而睡。好天良夜時他們就在民宅的屋簷下“借宿”;下雨天可慘了,街上淹水還被雨水打濕,風又大又冷,實在沒地方好好睡覺!
日前某個深夜,我們路過富潤郡黎光定街看到不少的露宿者,便停下來問候正蜷縮著睡在人行道一角的3位露宿者,他們是兩名中年人和一位老大娘。只見三人都瘦削、憔悴不堪。在他們睡覺的地方還見有半條吃剩的麵包,據他們說是留在明天吃的。
他們當中一位中年婦女向我們展現親和的笑容,她說:“白天我們走遍大街小巷去謀生,很辛苦但也是掙不到幾個錢,三餐不保,沒有多餘的錢租地方來住,更不用說可以把錢存下來寄回家鄉給親人了。晚上只好到這裏睡覺,但淒風苦雨的晚上又怎能睡呢?很慘的!只希望自己千萬不要生病,要不然,可真的是山窮水盡了!”老大娘告訴我們說:“有人見到我這麼大年紀還要在街頭露宿,便送了這件寒衣給我,好在有這件衣穿著才沒那麼冷。”我們臨離開前,他們還再三叮囑說:“孩子,什麼時候有空經過這裏記得來看看我們哦!”我們深深明白他們是極之期盼和需要社群的關懷及分擔的。去探望和聆聽在本市各條街道上的露宿者的故事和心聲,我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他們的辛酸和不容易。他們很窮,到處流浪,可是卻不會去搶去偷或行乞,他們活得有尊嚴,憑自己的勞動力掙錢,比如去撿破爛,給人擦鞋,兜售花生米,給賣食物的攤檔當鐘點工等。生活極之困難,好不容易掙到數萬元,他們還得要擔心被流氓地痞或小偷搶走。每位露宿者身上都有一個淒苦境遇的故事,他們不是壞人,也不隨波逐流,而是因為身陷困境,極需得到其他人伸出援手,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存在難題
目前,露宿者只得到社會上一些慈善組織和志願活動組的偶爾性的幫助,全然沒有根本性的輔助項目。這些慈善組織、志願活動組本著發揚守望相助的精神而雪中送炭,為街頭露宿者送上食物、飲料和舊衣服與體貼、細心的問候,讓露宿者感受到社群的仁愛和關懷。然而,這也只是權宜、解決一時之需的做法。長貧難顧,以這種形式大家只能幫助露宿者一段短時間,而非長久之計。
想要解決街上露宿者的情況確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存在不少困難。假如有充裕的資金幫助露宿者可以有所溫情屋、收容所或送進一些社會輔助中心,但也不知道要怎麼幫助才足夠,怎樣才能負擔得了,因為這樣的做法將會促使、吸引其他省市更多的窮人湧到本市來。為露宿者解決工作問題的做法也是不可行,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沒專長和技能。為維持市容和社會秩序,各地方公安迫於無奈要解散街上的露宿者。各地方政府和各個相關的職能機關只有足夠能力集中照料住入各個社會輔助單位的孤兒、孤寡老人和貧困人口。
我們覺得,如果相關部門、機構可以從社會福利基金中撥出部分款項來幫助露宿者,可以幫助些錢讓他們返回家鄉; 幫忙讓他們在雨天裏有個棲身之所; 審查若干極其困難的特殊場合如老弱病殘者、孤兒、殘疾人士等將之送進一些社會輔助單位那就太好了。同時,還可以動員社會熱心人士和企業家們對露宿者予以關心和伸出援手◆

翠 娥

相關閱讀

求助地址

貧病母女需要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四坊陳貴街35/32號的陳鳳娥(證件姓名阮女)今年70歲,與女兒黃蘭絲(34歲)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62歲的溫惠冰住在第八郡第十六坊安陽王街242/101/5C號,她在此地租個小房子至今已有數個月,租金每個月為12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