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

最近在若干地方又再發生醉駕司機撞致數人死傷的傷心事件,令到社會輿論不禁質疑:現行法律對於醉駕者的懲治是否尚未起到真正的威懾作用?

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示意圖源:互聯網)

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示意圖源:互聯網)

的確,不少時候,徒步者或騎車者嚴正地執行交規時,卻不幸被酒醉者違犯交規地駕駛而撞傷甚至死亡,的確是很無辜。目前,越南法律已對超出酒精濃度標準的司機或騎摩托車者作出多類型的懲處,其中包括若醉駕者撞致他人死亡場合須入獄。可是,現行規定一般偏重於解決後果問題(若導致交通事故),即是雙方作出商議,以讓肇事司機作出適當的賠償,之後了事。
 
有若干場合,法律部門也不再追究,因為受害一方已自願息訟。然而,在外國有不少國家或地區對醉駕司機仍作出重罰,並會吊銷其駕照,這樣才能起到以一儆百的作用。但在我國,可能由於有部分人覺得法律對醉駕者的懲治未夠嚴厲,同時也因執法意識尚差,所以我們仍然經常在街道目睹一些喝得面紅耳赤的酒徒,即使在行走時東歪西倒、一搖三擺但還 “堅持”自行駕車(包括汽車與摩托車、甚至卡車)而令人心寒的景象。
 
在此情況下,該醉駕者若能安全地回到家中,可說是路人的幸運。但若果其因醉駕而導致交通事故,將令到他人遭殃,正是“禍從天降”。近來,各職能機關雖已加強檢測司機的酒精濃度與興奮劑工作,但主要集中於卡車或客車司機,對私人汽車司機或騎摩托車者則未加注意,他們在喝了超過酒精濃度規定的酒類時,大可選擇別的交通工具回家而不應 “自駕”,這種無視法律與交通安全的行徑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

當然,即使對違犯交規者作出任何刑罰,仍然彌補不了其對他人所造成身體的傷害(尤其是死者家人)金錢上的損失,包括寶貴的性命。對於傷者,如果嚴重的,將會成為殘疾人士且失去勞動力,更有可能須在未來承受無止的醫療費,並成為家庭的重擔。如果不幸死亡,那麼其家庭便會失去一名親人。若是家庭經濟支柱,更會令其家庭陷入窘境……因此,法律對於醉駕而造成車禍者必須加以嚴懲,只有以嚴法治之,才可基本上確保交通秩序安全,尤其是寶貴的生命◆

程學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The M.高層建築圍牆地基沉降(攝於9月15日)。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求助地址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