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嚴懲撒釘賊

春節前後,撒釘弊端在本市1A國道捲土重來,導致路人感到忐忑不安。特別是,撒釘“危險路段”包括平新郡新造工業區的平福立交橋、安富東2橋、第十二郡茉莉花園三岔路口、福門縣巴點四岔路口等。

職能力量2月初期間採用自造的磁鐵盒在1號國道上吸到的一大堆菱形釘子(小圖所示)。

職能力量2月初期間採用自造的磁鐵盒在1號國道上吸到的一大堆菱形釘子(小圖所示)。

有人把撒釘賊譬喻為慢性病。逢年過節,往來本市與其它省、市的交通工具相當多,撒釘賊肆無忌憚。此前,職能部門與民眾配合製造吸釘車和成立免費補車胎組等,撒釘幣端就暫時沉靜下來,但後來又“死灰復燃”。許多地方以無證據、沒當場捕獲為藉口,所以不可懲處撒釘賊。其實,上述說法沒錯,但我國難道對撒釘賊束手無策?

歹徒常撒釘子或尖銳物以刺破車胎,導致路人須把車子推到路邊的修車店(都是歹徒的店舖),其修補、更換車輪胎的價格比市價高多倍。不少人除了花數十萬元來修補及更換車輪胎之外,還被歹徒蓄意弄壞其它零件以牟利。摩托車輾中釘子,有可能爆胎,導致路人失衡並摔倒,潛伏安全隱患,對騎車者和其他路人造成性命危險。

根據政府2019年頒行有關陸路與鐵路交通行政處罰的第100號《議定》,任何人在陸路上亂丟、撒釘子或尖銳物,將受行政處罰。違規者將被罰款600萬至800萬元。若上述行為對他人健康或性命造成影響,將被追究“阻礙陸路交通”罪的刑事責任。《刑法》第261條規定,“任何人擺放尖銳物或其它障礙物,導致陸路交通受阻礙”將被罰款1億元或被判15年徒刑,違規行為包括造成路人死亡、健康損害比例為61%以上、財產損失1億元以上等。

實際上,在街道上撒釘弊端對人命造成危害,而不純粹是不正當掙錢的問題。但到目前為止,職能部門查獲多起撒釘案件,但違規人只被行政處罰。因此,須提高處罰力度以起到警誡作用。此外,我國對追究刑事責任的場合只按“導致某人健康損害比例61%以上”規定來起訴,仍不妥當。須修訂調低損害比例,同時調升監禁刑罰期限,這樣才對上述行為起到警誡作用◆

裴 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居民們感到不滿和開會討論維護他們權利的方案。

公寓投資主犯錯,連累上千住戶權益受損

由於第十二郡Prosper Plaza公寓投資商正在接受調查,該郡土地註冊辦事處不允許該公寓住房單位轉讓、贈送、發給房產證書等,寓居上述公寓的逾千戶居民因其權利受到損失而感到憤怒和擔心。

求助地址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

單身姐弟需要援手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127/10號的李翠萍(證件姓名Lý A Nhi)今年62歲與兩個弟弟李明光(57歲)及李明強(53歲)都是單身。李翠萍在兩年前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裂,曾經打石膏,如今行動不便。她本身患有高血壓、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精神虛弱及失眠症。

古稀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74歲的王蘇蝦(證件姓名Vương Tô Hà)與妻子許秋蘭(69歲)和兒子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鴻龐街406號屋子的後面。他在6年前患上咽喉癌,曾經動過手術及化療,如今說話極其困難,米飯無法吞嚥,需要煮成稀粥或用果汁攪拌機打成糊來喝。他的癌症除了按照醫囑定期做檢查、服藥之外,另外他還患有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症等。

單身病人求助手術費

單身的黃美(證件姓名Huỳnh Mỹ)與姐姐在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65/17號租房子一起居住。他之前在某公司當保安,月薪僅500萬元,夠維持個人的生活及付房租,租金每個月為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