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診所

現年33歲的李清朝是西寧省和成市隆成忠坊黃粱慈善診所的主人。

大家攜手合力維持黃粱診所。

大家攜手合力維持黃粱診所。

李清朝在成為醫師給病人施醫贈藥之前,曾在市銀行大學就讀。攻讀財政專科期間,他曾想過:“我要做什麼才能幫助到更多人呢?”。後來他已選擇醫學,在繼續把大學唸完的同時,他也開始學習新的專科。

身單力薄是不能成事
李清朝表示:“在開始上財政專科時,我曾想過有了金錢才能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並且可以幫助到更多人。但念到大四時我才發現,金錢並非一切。”金錢無法購買身體健康,無法協助他人治好罕見病症。他表示:“儘管我沒有財力,但若我從醫就會幫助到更多人。”能追隨這個決定並非容易之事,因為初始其家人不支持。他便向家人說明自己的心願,並堅持地說服,最後才得到大家的認同與支持。他說:“家人是我加倍努力的動力。”
黃粱診所 ảnh 1 醫師李清朝。

截至目前,黃粱診所已給民眾施醫贈藥有逾8年的時間。李清朝透露:“我身單力薄是無法做到的,在任何時候都需要有很多人與診所並肩同行,能得到眾多善心人士支持,黃粱診所才能維持至今。”

他對不少熱心人士的幫忙表示感謝並覺得非常幸福,對他而言,這就是讓他的診所度過難關,幫助他消除疲憊和力爭上游的動力。值得一提的是,在他行善期間,其它東醫診所已給黃粱診所分享藥物。據悉,智慧宮診所、西寧教堂醫學院、黃黎診所、西寧市紅十字會人道診所等的協助,讓黃梁診所的藥物更豐富多樣。當診所的藥物來源使用不完時,李清朝也會把藥物分享給其它診所。他表示:“因為草藥不能久存,而其它慈善診所偶爾也會缺乏一些自己擁有的藥物和相反自己也會欠缺所需的藥物。”

發展與保存本地草藥
李清朝醫師告知,病人患病是有許多原因的,但主要來自食品、生活環境與習慣。不衛生食品、速食、辛辣的燒烤食品、環境污染、生活方式、懶運動與遠離自然所致。因此,黃粱診所的治療原則是民族醫學與現代醫學診斷、物理治療方法相結合來治病與預防患病。他表示:“每次給病人診病、開藥方後,我都會勸  他們要調整膳食制度、健康  的生活。這才是長期健康的根基。”

如何讓診所能夠良好活動?這就是要靠有穩定的財政來源。李清朝已在自己的藥園生產出各類有機的、手工產品。他的產品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如蝶豆花茶、泡腳草藥、營養鹽、下火涼茶等。所得的全部利潤獲用來維持診所的一部分活動。藥物來源除了各個東醫診所分享之外,還有一部分是來自診所義工組成員們“自供自給”。

一傳十,十傳百,每週日一大清早,診所就迎接來自同奈、林同省眾多的病人到來診治病。知道大家從遠處來,李清朝已準備素食早餐與午餐讓病人食用。經費基本是從診所基金撥出,由廚房義工們為大家烹煮。在此求醫的病人阮氏莊表示:“我來診所診過一次病,服藥後病情有所好轉,所以今天來複診和取藥回去服用。這裡的醫師們很細心、周到,還給遠方病人準備飲食,讓大家感到很安心。”

李清朝又表示,未來期間,診所仍按照民族醫學來診病與開藥方。他興奮地說:“我們將以旅遊體驗方式來發展與保存本地的草藥。同時提高物理治療方法的效用,以有效與更加專業給病人服務與治療。此外,發展自然藥物的有益產品,作為維持診所活動的經濟來源。”

每週日下午,許多病人都堅持等候李清朝醫師與同事們完成診病和抓藥工作。一切結束後,大家爭取幫忙收拾在園裡曬藥的簸箕,然後才回家休息。他們意識到這裡需要更多人來幫忙,每人出一點綿力,就是維持這個慈善診所活動的方法◆
 
李清朝說:“令我最難忘的是病人再來複診時擁有良好的健康和滿意的笑容。”
 
攜手合力保護熊類
多年來黃粱診所與亞洲動物組織(Animal Asia)配合發展藥園,種植各種草藥來取代熊膽的功用。黃粱診所也向醫生、醫師與病人們宣傳,勿使用熊膽來治病,從而勸諭大家使用32種草藥(如山柰、艾葉草、白芷、莪術、澤蘭等等)來取代熊膽的功用。這種做法旨在保護正在越南存活並因獵捕、非法困養而有瀕臨絕種危機的馬來熊與亞洲黑熊。

李清朝告知,“黃粱”這個名字是從八仙典故呂洞賓的黃粱一夢而命名的,意思是人的一生榮華富貴之事就像夢幻一般,不如為社會作出饒有意義與有裨益的事情。

劉廷隆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