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願望

“如果你在星空上劃過一顆流星時許了一個願望,那個願望在將來的某一天會實現。”這是我小時候,媽媽跟我說的故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於是,每天晚上我仰望著星空,尋找屬於我的那顆流星,突然到某一天,我才發現自己的願望非常的模糊。我自言自語了很多次“我的願望呢?流星啊!你在那兒?”。每次,別人問我將來想做什麼工作。我總逃避。時間漫長,一個“突然”又出現了,我心中的流星,名叫“幸福”。

“幸福”是平安吉祥,順遂圓滿。“追求幸福是人類共同的願望”。這句話是在我生活中領悟到的。我從小時候到現在,有了無數的願望。有一些現在想起還覺得很幼稚,如:“我想看到雪”、“我希望蟑螂被消滅”、“我希望變成女超人解救世界”……哎呀 ! 小時候我的太有趣了。

到了初中的時候,我就很自信的跟大家說:“我想成為一名醫生”。你看“白衣天使”多麼酷,披著長白衣,給病人救死扶傷,多麼神聖的職業。但是我又不擅長“生物學”,於是我的希望又漸漸地“倒塌”了。本來以為本身已找到了目標,卻還是一片迷茫。這時的我總是帶著羨慕的目光跟隨在人家的成功。我想無望。

“滴答、滴答”,下雨了,我坐在窗邊,目光向著遠方,無精打埰地坐在那兒。一個賣彩票的小女孩經過了我的家,在屋前的雨傘下躲雨。她穿著破爛的衣服,又薄又髒,正下著大雨,那麼瘦弱的身體怎麼能受得住呢?

她拿著餿臭的麵包,一口一口地吃,掉下地了她又撿起來繼續吃。那時候的我已酸了鼻子,我哭了,我很想把她抱在心裡,安慰她,給她取曖。那時候的我感到自己太自私!那時候的我就感到自己太幸福了。我有奶奶、爸媽、有二伯公有家庭 、有朋友、人人都為了我而勞碌,擔心,而我呢?我總是一開口是自己這樣,自己那樣。我哭了,大聲地哭。媽媽看著我哭泣的樣子就開始著急了。淚水沾滿著臉,我彷彿看見了一顆流星,屬於我的流星了已出現了。我擦乾了淚水,露出一個微笑,突然我又站了起來,站在椅子上一副正經的樣子宣佈了:“我的希望是全世界的人都能幸福”。說了我就忙手忙腳地拿著舊衣服和幾盒牛奶;急促地跑下樓,送給那個可憐的小女孩。

你們聽了我的故事,就感到我的願望太過抽象了。可是我也不管人家怎麼說,我已決定了。現在我要好好的讀書,尋找一份關於科學的工作以賺錢來幫助別人,給親人們一個美好的生活。我不管將來的路是多麼艱苦,可是我一定、一定要成為一個給人們帶來幸福日子的人◆

禮文華文中心 黃鈺雯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莫瞧不起人

很久以前,有一位樵夫和一位學者同坐在一艘船上。當船來到河中間時,學者一直認為自己本身的學問淵博高深。因此他就建議每個人提出一個猜謎遊戲來減少無聊的。

教育與輔業

完成接種工作讓學生安全返校

根據衛生部的評估,奧密克戎BA.4和BA.5變異毒株造成新冠疫情演變有增加趨勢。與此同時,接種疫苗雖是防控疫情的有效且可持續措施,但為少兒接種第三劑、第四劑的實際接種率較低。

與孩子一道安全使用移動設備

孩子使用互聯網與日俱增,但此舉潛伏影響健康、心理的危機。我國今年暑期受疫情肆虐,須實施社會隔離,孩子只能在家與移動設備“為伴”,導致不少家長擔憂。

線上學習是疫情中必要趨勢

疫情不知何時獲得控制?學校也不知何時才能完全復課?現在仍未能做出正確的答覆。因此,線上學習不只是必要,而且似乎是唯一的措施,強逼師生都要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適應,視為世界一件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