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為人人

日前,本報讀者工作組已把讀者12月份捐贈善款移交予以下個人及單位,具體是:

大家為人人

吳銀英溫情屋4000萬元(慈善揮春基金1490萬元,賴謙基金100萬元);陳華健2100萬元;周惠英2100萬元;司徒笑2000萬元;黎氏福1500萬元;溫月清1500萬元;林同省夷靈縣團結華文學校1500萬元;甘秋1500萬元;許文利1500萬元;李群1500萬元;張帶喜1500萬元;劉阿鳳1500萬元;謝潤顏1000萬元;符金女873萬元;郭光明867萬元;夏四妹792萬元;楊惠774萬元;黃日輝719萬元;趙素貞662萬元;馮景南618萬元;吳南574萬元;何月梅500萬元;陳威芳500萬元;黃永雄395萬元;第十一郡聚群居養老院 300萬元,合共 3億774萬元◆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玉女醫師正在為病人診病。

為窮人服務的女醫師

在後江省州城縣東富鄉富仁村有一間成立有逾35年的東醫診所,是當地貧困居民經常前往的求醫地方。

讀者意見

司機體檢工作管理鬆懈

最近,一系列嚴重交通事故連續發生,其大部分原因是由司機失控所致。衛生部與交通運輸部頒行的第24號跨部門《通知》對駕校規定,必須仔細檢查學員卷宗,並只接受由滿足進行體檢條件的醫療單位所簽發的體檢證書。然而,實際上許多進行體檢單位為了利潤而蓄意省略篩選工作。給司機體檢本被視為考取駕照時最關鍵的衡量標準,可是其管理工作尚鬆懈。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肺癆病人求助醫藥費

黃國基今年65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隊宮街門牌57/21號,現與妻子和2個兒子住在一起。他與太太鄧燕芳(現年63歲)以前都是在玻璃廠工作,後來玻璃廠解散,他因體力欠佳就休息至今。太太則在某巴士公司申請打雜,月薪約400萬元。他們的長子(29歲)已有家庭和一個9歲女兒,每天去當泥水匠掙錢養妻兒,但其工作不穩定,收入時有時無;幼子24歲還單身,是網上送貨員,沒有工資,收入按勞取酬。一家人生活貧困,屋子破漏都未有條件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