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綜藝節目能否重拾巔峰?

曾經一段時期,電視上頻繁播出各個兒童遊戲節目。但至今,此類節目僅屈指可數。
2022年《聽我唱歌兒童版》節目的參賽者。
2022年《聽我唱歌兒童版》節目的參賽者。
數量減少
最近,針對兒童的節目和電視遊戲開始重新回歸。例如《熟悉的小面孔》和《快如閃電》剛剛播出了頭幾集。此外還有《長大挑戰》、《聽我唱歌兒童版》、《小球員》、《兒童音樂競技場》。與2018-2019年相比,節目數量已明顯減少。大多數倖存的節目都是才藝比賽和慣用的模式。

創新是節目生存的必然趨勢。具體是,《熟悉的小面孔》與著名歌手、舞者和主持人組成一隊。製作人選擇了在社交網絡上擁有眾多粉絲的龍俊作為主持人。而評委是擁有大量粉絲群的人物,例如:和‧敏智、梁碧友等當紅歌手。《聽我唱歌兒童版》則專注於提高參賽者的素質和舞台佈置,以吸引兒童觀眾和成人觀眾。

然而,總體而言,這些創新還不足以為各個節目帶來重大轉折。更何況,參賽者的素質也大不如前。一些“小面孔”從這個遊戲節目再參加到另一個節目,讓觀眾感到厭倦。
能否恢復黃金時期?
第一季和第二季,每一集《快如閃電》播出一夜後,點擊率已達到幾十萬次,甚至達到100萬觀看次數,在社交網上廣泛傳播。然而,在這次第四季中並沒有類似的信號。《熟悉的小面孔》也是早在2014、2015年的熱門節目。在這一季,雖然有優質的表演,但傳播度還不夠。其他節目的覆蓋率也大不如前。

在過去期間,電視節目和遊戲節目出現了大規模的下降。數字環境中有大量面向兒童的娛樂內容正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根據Vietnamtam(越南電視觀眾量化系統)2021年的統計,高齡觀眾(55歲以上)看電視的比例最高,而4至14歲群組的這個數字相當低。

《熟悉的小面孔》製作單位代表告知,在開始製作本季之前,他非常猶豫。市場已經飽和,但之前的成績卻促使他們的團隊繼續製作。田君(《長大挑戰》製作單位)的一位媒體代表認為,過去期間的“停步”正是一個培訓人力資源、回顧已做過的、調查觀眾嗜好,以製作出合適的節目和內容的機會。選擇在許多成人和兒童娛樂節目暫停製作的時候回歸,這或許是讓《長大挑戰》受觀眾歡迎的時機。但是難以預測觀眾的效應。我們只能盡最大努力帶來最優質的內容。

《聽我唱歌兒童版》製作單位Jet工作室代表阮明德表示,製作單位正在研究和瞭解當今兒童的需求與偏好,以便能夠提出一種新的格式並改變接觸年輕觀眾的方式。該節目將更新各種新趨勢,但仍保留審美和教育價值。“孩子們現在已習慣於通過手機和平板電腦觀看娛樂節目,因此電視必須改變以適應時代的需求。各個兒童娛樂節目仍然活躍,但在許多不同的平台上,所以我們也在開發這些平台,以便同一個節目,孩子和父母都可以以多種形式看到,”阮明德先生說。

男藝人庭全指出,疫情過後,經濟不景氣,故節目投入也有限。而且家長也不敢帶孩子去人多的地方。因此,兒童節目的放緩也是顯然的。內容不僅是給孩子觀看,也部分滿足大人的嗜好。一個節目要同時為廣大觀眾服務是非常困難的。與此同時,這類節目的製作階段也遇到很多障礙。例如,兒歌通常不利於孩子們發揮自己的歌聲,但製作單位又不能使用成人的音樂。因此,要是沒有經驗和熱情,很難去追求這個內容領域的◆

最多點擊

阮文圆时不时将木偶拿出来清理修复。

致力保护传统职业

出生在水上木偶戏的发源地,但直到2000年,连续5代担任昌山水上木偶坊坊长家族的第六代传人阮文圆才真正与木偶戏结缘。对他来说,水上木偶戏是爱情,是对民族传统艺术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