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來到越南(二)

作者  楓著

今年伊始,再次來到越南,十八天的行程,從南到北走了六個城市,均受到故友新朋的熱情歡迎和接待,我們帶去的項目,由於適合當地需求和順應天時地利,得到了有關公司、企業和機構的積極回應。所到之處發自內心的友好和首肯,都讓我對中越民間深入交往的前景,充滿樂觀和共同收穫幸福與美滿的嚮往。

作者(右)在主席府紀念品商店。(圖源:互聯網)
作者(右)在主席府紀念品商店。(圖源:互聯網)
從二〇〇八年赴越至今,八年一晃而過,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越南更不在話下。二〇一七年初越南之行的收穫縈繞心中,現將我連日來的印象和感動記錄於此,希望與國內外親朋好友們一同分享。 
被大使館的「照會」關照了
「照會」這個詞,我以往僅在廣播裏聽過,感覺應該是國與國政府間對於彼此相關事件的意見進行使館間交往的官方行為,卻從來沒想過它會與我有什麼關係。這次,我卻意外地被「照會」關照了。
赴越之前拿護照辦簽證一切順利,萬事俱備,就等著出發時刻的來臨。一次上網時我忽然發現,按國家規定:護照在回國後還要有半年有效期才行。想起二〇〇八年去砂勞越之前曾辦過十年有效期的護照,趕緊翻出定睛一看,我的護照按赴越行程算,回來後僅剩三個月時間了,遂抱著僥倖心理去西釣魚台附近的出入境管理處尋求通融,卻被告知「按這護照的時間根本不能出國」,斬釘截鐵的回答讓我幾近崩潰。因為機票已定,並向越南相關城市的朋友一一告知了我們的行程,對方有關部門也已回覆做出了相應的安排。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啊,我急出了一身冷汗,趕緊乘計程車到城東的出入境管理局瞭解如何破解這個困局,幸而被告知:除非對方國家證明事情緊急,才能辦理加急護照。
一線希望就是曙光,我連夜發微信和電郵找越方聯繫人,請求寫明情況發回給我,以爭取時間。對方是胡志明市國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大學中國語文系副主任、北京語言大學畢業的張家權博士,接到來信時剛剛下班回家,已是晚上十時多,他告知立即著手處理此事,安慰我別著急。待收到他寫來的證明信,時間已過夜裡零時。感激之餘,我立即列印放好,就等第二天帶去換護照。
躺下後,心裏卻怎麼也不踏實,萬一有什麼沒想到?萬一對方辦事員不認可這封信?萬一又白跑一趟,時間就沒了,還需要準備什麼……我猛然想起,越南大使館參贊在我取簽證時,不知從哪里找出我和胡志明主席的照片,在下面寫了幾行字交給辦事員,我前些天已交付的簽證費被立即退回了。如果我拿護照和家權的信去使館,不知他們是否會幫我證明?◆ (二)

最多點擊

龙华寺护法会各位理事护法与释慧功师父拜年合影。

龙华寺护法会向释慧功师父拜年

〔本报消息〕 今(25)日上午,即癸卯年正月初四,龙华寺诸位理事护法、众佛弟子前来龙华寺参与顶礼三千佛洪名宝忏,随后向释慧功师父拜年。护法会理事长邓栢荣代表全体理事护法敬祝释慧功师父法体安康、福慧增长。释慧功师父亦祝各位护法理事新春愉快、生意兴隆、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