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暖

冬暖

冬暖

逸 梅

雪花飘飘的日子

总有一道暖流

划破漆黑的长空

用一片纯白诠释

那无言的祝福

千山飞越翩然而来

南方无雪

只有那串串露珠

在最冷的时刻

用温热的心情凝聚

交托云朵微风

万水跋涉来到今夜的窗前

此刻,低问那蹁跹舞影:

故乡的寒梅,着花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