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節奏中慢活

“請把握機會慢活與主動支配合理使用時間”。這不僅是各位醫生的人體學諮詢,各位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也有此認同。因為心理能力與“社會資訊”並非無限,假如開發過度,將無法再生,也有中斷的可能。
會面交流是“快速世界裡慢活”的心得。(圖源:越勇)
會面交流是“快速世界裡慢活”的心得。(圖源:越勇)
從社會角度去看問題
現代都市社會最易察覺的其一特點是快節奏生活。城市居民的每日時間有限,但工作,營生,學業與交流無限,於是覺得時間不夠用。當初之所以出現快節奏生活,是為了應工業生產需求(工廠的自動作業線以秒計算),要是不夠快將會被辭退,也只有加快才能做出更高效率。幽默大師差利‧卓別靈演出默片《摩登時代》便真實反映人類步入速度紀元的事件。從工業化的快速,逐漸蔓延到社會生活所有領域,令人們做什麼都要趕快,走得快,吃得快,思考快,決定快。只要遲一點都可能失去營生合約,錯過班機,或上班與上學的時間。
人們稱都市社會為“速度社會”就是這個原因。為適應這個快速社會,人們建立起工業、技術與服務業系統,以確保快速持續下去。
速度社會帶來了高效率,快交易,但其消極後果也大,例如經過一個工作週期後,大家都很累;許多人因為工作、競爭壓力大得了抑鬱症。人們彷彿變得“機械化”;社會關係冷漠,因為時間只允許大家“公式化”打個招呼。更甚者,社會隨時令到年輕人失去上一輩的生存技能(如炊事,刺繡,裁縫,家居佈置等)。到了某個時刻,人們終於發現這座都市的不妥,然後自問,假如整個社會都瘋了,繼續會有什麼事發生;所有人都被捲入高速運行的生活節奏中無法自拔。結果,大家發覺需要“好好把握任何時機爭取舒坦,放慢生活腳步,取回生活的平衡”。20世紀末,慢活風氣出現,從慢吃開始,因為人們發覺慢吃,不但有利消化,同時品嚐到食物與飲品的美味。從慢吃,推展到飲食與放鬆相結合。這就是歐洲人,然後是亞洲人愛上週末到湖畔,林邊與田間燒烤的緣由。
“放緩節奏”過慢活
就好比我們在飛車過程中是無法欣賞到路邊風景的美好。當我們匆匆而過,是無法看清同業、鄰居乃至過路人們的可愛臉容。不少人不懂為何日本人愛喝茶到了成“道”,稱為“茶道”的境界。茶道每一式起碼花上整個小時,甚至更久。對日本人而言,這是平衡心態的方式,在快節奏世界裡營造慢活,在“動”的世界裡尋找一點“靜”。歐洲近年來興起一種與速度社會對抗的小浪潮,就是從都市出走到僻靜荒島,在深林裡、高樹上棲居;與金錢,現代化設備,技術甚至是衣服“斷交”。
在快速運作的社會中主動形成慢活節奏並非輕易,需要從多方面的努力。首先是為慢活找到空間(時間與空間)。要懂得主動放緩節奏讓慢活抬頭。
為實踐慢活行為,必須科學技術的輔助。市面上正銷售許多新發明設備協助人們在一連串的快活中過慢活。例如在某些機場,超市等候室裡放置背部與足部按摩器招呼客人;各現代公寓有泳池,保健護膚中心,蒸汽浴設施;各公司有茶水間,提供員工飲品與書報讓他們偷得浮生半日閒◆
李光耀先生在位總理時期,已說出自己的心願是想讓新加坡人每週起碼有一天假期,讓家庭成員們相聚吃飯,他稱之為“家庭日”,目的是把每個人聯繫起來,也是讓每個人從工作中釋放出來。
這個構想獲得新加坡人的響應並成為傳統。為了適應“速度環境”,各先進國家響應“地球日”。在當天,人們不使用汽車,以單車代步或走路以舒展身心;不用手機,不用電腦,而且直接對話。起初許多人不習慣,但熟習之後,大家反覺得慢活給本身帶來享受機會,令生活更有深度。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