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社交平台如何成為年輕人賺錢渠道?

社交網平台不單只是娛樂或連接,它更成為許多年輕人有條不紊的賺錢渠道。巨額收入、數百萬觀看次數的視頻是真的,但為了達到這個數字,背後有不少的辛酸故事。
“田園生活”YouTube頻道憑藉平易近人 的內容而吸引很多觀看人次。
“田園生活”YouTube頻道憑藉平易近人 的內容而吸引很多觀看人次。
天時地利

大約近3年內,通過在社交網上的創建視頻內容來賺錢已成為許多年輕人關注的就業話題。只需一部用於錄製視頻的中端智能手機,一個用於創建個人YouTube頻道的電子郵件帳戶,任何人都可以成為YouTuber並在網上賺錢。

P.V.L.(28歲,YouTube視頻分享平台的LFH頻道所有者)告知:“我在2019年7月開設頻道,1個月後,我的頻道開啟了變現模式,收入最高的月份可達2億元,其餘每月從4000到5000萬元”。根據SocialBlade(跟進、統計和分析社交網站,總部位於美國卡羅來納州)對2021年第三季度的統計,“LFH”頻道的年收入從1萬7000到27萬2000美元(折合約3.8億到6.2億越盾)。

L.F.H頻道的成功只能解釋為遇上了天時地利。本身是一個樸實的泥水工,以談論一天工作的視頻來開始,該頻道以其誠實和迷人的談話風格逐漸吸引了觀眾和追蹤者。就這樣,P.V.L.每個月都賺大錢,儘管每個視頻的拍攝技術乃至內容質量只是中等水平。

要從視頻分享平台賺錢,該頻道首先必須擁有1000訂閱人數和一年內達4000小時的觀看人次。在社交網絡爆發時代,這個數字看似一眨眼的功夫,但在現實中,要獲得收入也講求天時地利。藝人已有固定的粉絲,開設YouTube頻道很容易達得1000訂閱人數。如今,許多人都想成為YouTuber在網上賺錢,所以要獲得收入就變得更難了。“YouTube頻道有很多視頻,觀看次數數以萬計,比如我的頻道,觀看次數接近10萬,但卻沒能賺錢,因為訂閱人數僅超過300。許多頻道從內容到編輯技術都得到投資,但並不太成功;有的頻道內容不怎麼樣,甚至是無聊,但竟得到關注,因為它瞄準了觀眾的好奇心。這就是運氣了。”武仲孝(30歲)分享道。
要用心長期投資

根據YouTube視頻分享平台的最新信息,該平台支付的廣告費用在不同國家有很大差異。對於每1CPM單位(1000次觀看),視頻所有者將從YouTube獲得大約0.3至0.5美元。如果分成1個觀看次,從每個觀看次大約只獲得0.0003至0.0005美元。許多YouTuber都認為,在越南,每達到100萬次觀看的視頻,YouTuber平均可以賺取約500萬元。“對於只有幾萬觀看人次的頻道,月收入僅約幾百萬或幾千萬元,剛好填補製作視頻的投入費用。而若是將YouTube視為主要工作,想從這個平台長期獲得收入,就必須努力用心投資。製作內容膚淺或博眼球之類的視頻,觀眾看一段時間就會覺得無聊的……主要是要知道如何製作適合大眾和跟上社會潮流的內容。這說起來容易,但要賺到錢卻很難,”阮潘俊(28歲,胡志明市一街頭美食頻道所有者)分享道。

不僅只有YouTube,從各個在線平台賺錢的年輕人擁有多個社交媒體賬戶是很正常的。錢不僅只來自一個平台,因為目前大多數社交網絡都是國外,而且並非所有平台都在越南分享廣告收入。例如,社交網絡臉書已在某些國家或地區啟用了視頻廣告收入,但越南不在此列表中。又或是抖音目前尚未在越南分享廣告費,在這個平台上通過製作視頻賺錢的年輕人主要是從品牌商家那裡獲得廣告產品的佣金。

今後,年輕人欲想從社交平台賺錢當成主要工作,不僅要根據當下的趨勢投資創意內容和錄製技術,還必須考慮長遠之計。此外還取決於每個人在各個潮流過去之後的支撐能力◆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