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總結陳詞連發10問:運動員隱私如何得到保護?

當地時間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舉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投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案的公開聽證會。在聽證會的最後一個環節,孫楊在法官給予的額外時間下,進行了長達20多分鐘的總結陳詞。
孫楊(中)表示,我不擔心仲裁結果,有邪惡勢力操控輿論污蔑我。(圖源:互聯網)
孫楊(中)表示,我不擔心仲裁結果,有邪惡勢力操控輿論污蔑我。(圖源:互聯網)
孫楊稱,從2018年9月4日那個夜晚到今天,整整438天,給他的身心、名譽和他的團隊、家人帶來了巨大的傷害,隨後他擲地有聲地連發十問:當檢查人員違規攜帶不相干的陌生人深夜進入我的住宅時,我的個人信息該如何得到保護?當檢查人員從見到我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偷偷對我進行拍照、攝像時,我的肖像權該如何得到保護?當缺乏符合資質的陪同員監督我排尿時,主檢官竟然提議讓我母親站在身後進行監督,我的隱私權如何得到保護?為什麼我沒有權利要求檢查人員出示合法資質?當我提議為了等候有資質的檢查官來進行檢查,我可以一直等到天亮時,為何主檢官卻對我說拒絕?令我萬分不解,對方檢測人員指控我違規,你們就是這麼對待一位運動員嗎?難道這就是世界最權威的組織,創造公平競爭的方式嗎?

隨後經歷了請求更換翻譯被拒事件,孫楊陳述被中斷,陳述重新開始後,孫楊表示:“今天我在這裏我想通過公開方式,告訴大家所有事實真相,我和我的團隊沒有任何東西去隱瞞,與興奮劑鬥爭是非常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每個人,包括興奮劑組織機構,都要遵守規定,才能讓體育得到公平,純淨,如果體育本身不尊重自己規則,談何公平競爭,如果運動員基本權利和隱私無法得到保證,又何談奧林匹克的最高夢想是站在領獎台上。”
在此前的聽證會中,孫楊堅定的認為自己及團隊沒有做錯,他認為檢測人員身份存疑,沒有資質證書,甚至血檢官曾自稱是他的粉絲,並且表示沒有破壞血瓶,一切都在主檢官注視下完成,針對WADA方面說自己造謠和說謊的說法,孫楊稱自己有證據回擊對方:“首先我方有當晚視頻、監控和照片,但今天在現場大家沒有看到,很遺憾,我不知道,今天我放出來你有勇氣看嗎?如果大家看了,可能全世界會感覺IDTM和WADA的執法非常糟糕。這個錄影今天大家看不到,但終將有一天會被看到。”孫楊最後感謝了仲裁和在座的各位,並希望仲裁做出最公正裁決,還其清白。聽證會全程對外直播,當天不會宣佈任何決定,而是擇期宣判。這次舉行公開聽證會的要求也是孫楊本人提出的,這將成為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有史以來第二次舉行聽證會。
孫楊:我不擔心仲裁結果,有邪惡勢力操控輿論污蔑我
在聽證會後,孫楊接受了新華社的專訪,在這次專訪中,孫楊表示自己並不擔心仲裁結果,他認為一直有邪惡勢力在操控輿論,污蔑他乃至中國游泳隊。孫楊透露,最近一年他和家人,甚至整個中國游泳隊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甚至包括無端的指責和誹謗。雖然現場的翻譯質量比較糟糕,但通過11個小時的辯論,自己已經從各種焦慮和壓力中解脫了出來。
因為去年的興奮劑檢測時間,孫楊一直生活在壓力之中,在世錦賽期間,就有運動員公開表示對他的不滿,他坦言:“可以看到,光州世錦賽期間,就有一股邪惡的勢力在操縱輿論,他們在污蔑我,甚至是整個中國游泳隊。”聽證會開完後,孫楊覺得終於松了一口氣,對於結果,他表示並不擔心:“我不擔心仲裁的結果,我相信從今往後,所有的反興奮劑組織都會嚴格遵守規則。這樣也有利於更好的保護所有運動員的合法權利和隱私。”孫楊還呼籲,所有的運動員在遭遇到不公平對待時,需要更加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