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住房日益短缺

在企業仍建議為房地產項目解除羈絆的時候,房地產價格已遠離中等收入者、低收入者的安居夢。不合理的是,自房地產市場升溫後,廉價住房日益短缺,甚至快要“銷聲匿跡”了。
平新郡Ehome 3社會住房。
平新郡Ehome 3社會住房。
受30萬億元房貸計劃影響
在第三郡工作的阮氏姮4年前因獲享30萬億元優惠房貸計劃而買到第十二郡興銀Garden項目一間住房。其住房包括兩間臥室,提前支付房價的三成,隨後每月支付的款項(包括本金和利息)為近1000萬元。交房後,其夫妻倆從出租房搬到新住處,並迎接第一個孩子。她說:“房價高漲了。這間住房現在若賣出,可盈利約3億元,但賣房就無處可住。我的住房儘管離工作地方較遠,但是穩定的住處,至於2億元的債務只要幾年就還清了。”

自從30萬億元優惠房貸計劃期限於2016年中屆滿後,市場上廉價住房工程日益減少。按30萬億元優惠房貸計劃標準的面積70平方米以下,每平方米售價為1500萬元的住房現在近乎不見了。目前,只有南龍房地產股份公司深入開發價格相宜(一間住房的售價相當於人年均收入的六倍)的住房。該公司的各都市區項目提供多種產品,其中有EHome項目(社會住房項目,每間住房售價為10億元以下)。由於供不應求,所以EHome項目於2017年至2018年階段一發售,很快就賣完。近兩年來,每年轉交的住房數量只有1000多間。

建設廳的2018年住房審批名單統計數據明顯地體現廉價住房已大減:中等住房數量減6676間,佔34.2%;平民住房數量減6362間,佔44.1%。符合工人、勞工、低收入者的廉價商業住房、社會住房,尤其是廉價出租房子嚴重短缺情況潛伏對社會民生穩定的隱患。市房地產協會主席黎黃州認為:“此供求失衡情況是房地產市場缺乏可持續發展的跡象。之所以這樣說,因為在可持續發展和平衡的房地產市場上,價格相宜的住房所佔的比例是最大的。其次是中等住房,至於高級住房的比例是最小的。”
手續複雜,難貸款
約4年前,與高級住房相比,平民住房和廉價住房較多,在各郡、縣到處分佈,並吸引很多投資商參加。但至今,這種住房基本上已大幅減少,原因為何?

曾是“泰安”平民住房的投資商的良地房地產公司現在幾乎沒有任何項目。據該公司副總經理阮文德指出,以前參加投資發展廉價住房、社會住房的康家、黃軍等企業正“奄奄一息”,或發生令其聲譽受影響的事件。至於良地公司正遇上資金短缺的困難,無法開展新項目。其中,原因是由於投資廉價住房所獲利潤寥寥無幾,只要發生如建材漲價、銀行利率上升等波動,就算是虧本。另一方面,廉價住房仍像商業住房須辦理各種手續,很繁瑣,而還本時間長,所以潛伏許多風險。

最懇切建議簡化社會住房建設手續的黎成房地產公司經理黎友義解釋,房地產市場火紅導致高級商業住房一本十利,反而廉價住房、社會住房十本一利,試問投資商會把資本投入何處?當然誰都想向帶來高利的產品投資。黎友義經理分析社會住房項目開展手續時表示,手續太繁瑣,優惠制度按規定是有的,但實際上享不了。例如,按規定,企業獲享5%的優惠利率,可實際卻無法接近貸款。
銀行通常不肯放貸,因以為商業住房投資商若還不了債,就沒收住房發售以回收債款,而社會住房按規定在5年後才可出售,所以儘管沒收,也無法出售,怎麼能回收債款呢?另外,社會住房按規定獲免繳土地使用費,但在辦理許可證申辦手續時,卻要求聯繫職能機關以計算土地使用費(若有),由此企業要繼續花時間聯繫資源與環境廳、財政廳、市稅務局辦理申請免繳土地使用費的手續,很繁瑣。不僅如此,這些住房按規定得到“上門”提供供電、廢水處理等便利設施,但有關手續也很難辦◆

最多點擊

市人委会领导与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合影。

发挥全民族大团结力量携手共建繁荣

〔本报消息〕值越南共产党成立93週年(1930.2.3-2023.2.3)纪念,党中央委员、市委常务副书记、市人委会主席潘文迈昨(2)日上午主持接见前来拜访和祝贺市委的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