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国家主席苏林圆满结束对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75周年 寻求腰果原料与订单出口平衡措施 公寓房市场流动资金最佳 今年 9 月须竭力撤销“IUU 黄牌” 农产品出口成绩亮眼 政治局第 144 号《规定》具特别重要意义 出口金额增长乃企业亮点 为山区招商引资 建议美国客观评价越南宗教信仰活动

從青樓女子到繪畫大師潘玉良(下)

在歐洲求學8年之後,潘玉良回國。中國沸騰了,上海美專請她當老師,中央國立美術學院請她當教授。大家為她辦畫展,展覽當天。民國政府主席林森親自到場參觀。行政院長孫科都來捧場,並定畫數幅,滿載而去。內政部次長張道藩上午看了,下午還去看,左手拿煙斗,頭部微斜,看得得意時,跑近前去,又往後倒退,差點撞到其他觀眾。
潘玉良作品。(圖源:互聯網)
潘玉良作品。(圖源:互聯網)
《中央時報》甚至說徐悲鴻為一睹而快,夜闖展廳,沒人開門,就從邊門的書架鑽過去。徐悲鴻說:當時的中國畫壇,能夠稱得上畫家的人不過3人,其中1個就是潘玉良。

可在中國,裸體畫依然是禁區。劉海粟和新任上海督辦孫傳芳公開對戰。孫傳芳電令劉海粟:希望你有自知之明,立即撤回模特制。劉海粟當仁不讓,立即回擊:模特制為繪畫實習之必須,與衣冠禮教,並無抵觸。

潘玉良也當仁不讓,舉辦了《春之歌》個人裸體畫展,有人罵她:原來這個春字,不是春天的春,是思春的春。她在中國辦的第5次畫展,被人為破壞。

還有一次,在學校的休息室裏,潘玉良聽見有人罵:“中國人都死光了,讓一個婊子來上課。”她憤怒極了,推門進去,朝著那個人臉上就是兩個耳光:“我打的你,我敢負責,你為什麼要惡語傷人。我不會欺負人,但絕不會讓人欺辱。”潘玉良“啪啪”兩巴掌打給那個時代的愚昧,打給那個時代的歧視。男人真正值錢的是學問和風度,只有最下流的男人才會侮辱女人。

1937年,潘玉良參加在法國舉行的萬國藝術博覽會。在上海黃浦江頭,潘贊化兩鬢斑白,潘玉良流著淚:“你為什麼永遠都寬容我,為什麼你不自私一點。”潘贊化回答:如果讓你做個安分的妻子,當初我就不應該送你去國外,既然讓你學了畫畫,就應該讓你自由。

在法國,潘玉良有3不原則:一:不加入外國國籍;二:永不賣畫;三:永不戀愛。
不加入外國國籍,因為她覺得自己還會回來。不賣畫,因為內心高潔。永不戀愛,因為她心裏深深藏著她的愛人潘贊化。

1959年,巴黎大學的教堂極為莊嚴。巴黎市長宣佈:尊敬的潘玉良夫人,恭喜您榮獲巴黎大學多爾烈獎。這是該獎項第一次授予女性藝術家,而且來自東方。潘玉良穿著旗袍,兩鬢如霜。回到家中,她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贊化,我想你了,請在夢中同飲了這杯酒吧!”

這一年,她的作品在比利時、英國、德國、希臘、日本巡迴展覽,大獲成功,甚至法國一度不允許她的作品出境,她是中國第一個進入盧浮宮的畫家。

可是同年,潘贊化在中國悄然離世,過了好久,潘玉良才收到家信。大病一場,身體便大不如前,沒有潘贊化,回國便沒有任何意義。

1977年,82歲的潘玉良用最後一點力氣交代身邊的老友:現在我不行了,我……還有一件事相托。我的所有東西,請你帶回祖國,轉交給贊化的兒孫們……還有那張自畫像,也帶回去,就算我回到了家……拜託了……她的聲音越來越輕,病房裏人們的啜泣聲越來越大,最終放聲痛哭。

潘玉良在自己的筆下,總是穿著旗袍,色彩濃艷,像淒涼的胭脂。冷靜細狹的眼神透露出對命運的反擊和淡然,她一生最喜歡的印章是“總是玉關情”。這幅畫作在2006年西冷以902萬人民幣拍賣成交。

命運一開始只讓她做一個妓女,做一個最下等的女人,而她卻用盡一生,將面前的一道道高牆推倒,重塑自己,如同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完。上文於上週四24日已刊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