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心結

母親臨終的遺言:以後,就剩下妳們兩姐妹了,要好好相處,相依為命。
圖源:互聯網
圖源:互聯網
妹妹把目光調到遠處,窗外,有青蔥的樹木,有藍天白雲,有飛翔的小鳥。
母親的遺言始終猶在耳邊。妹妹的心始終在嘆息。
在襁褓中,父母就離婚。這是一個像粵語長片中的傳統又保守的家庭,母親是新時代女性,於是一場婆媳戰爭便展開了。
那時是法屬時期,母親有著美麗的身材,標準的長腿,還有一把如雲的波浪式的卷髮,戴一頂法式大邊帽子,穿上法式長裙子,走在街上,法國大兵都要吹口哨。
這是後來姨媽對她說的。
從照片中看,母親的美麗,父親的俊俏,的確是男才女貌,珠聯璧合。
可惜,再漂亮的容顏,也敵不過現實的殘酷。吵吵鬧鬧的生活中,懦弱的父親保護不了妻子,3年後終於離婚收場。
姐姐當時3歲,妹妹才3個月大。母親在法庭上爭取到撫養權,帶著她們兩姊妹,展開了新生活。母親會說法語,在一間專招待法國遊客的酒店找了份在櫃面的工作。生活本來安定,可是母親很快便再婚了,嫁給一個並不富有的男人。
當妹妹6歲那年,她有了一個弟弟。然後,可能生活壓力,母親終於把對她們姊姊倆的撫養權交還給父親。
回到父親的身邊,快樂的生活便結束了,代替的,是一場永無止境傷痛。
可能是妹妹的長相像母親的翻版,所以父親偏愛她多一點,因此引起了姐姐的妒忌,從此對妹妹都是冷眼相看的態度。從前在母親那邊,姐妹倆很要好,無論走到哪裡,姐姐都帶上妹妹,有吃的都要分一半給妹妹,就像教科書上描寫雁南飛的情形一樣:白天一齊飛,晚上一同宿,相親相愛不分離。
現在姐姐已不再理睬妹妹,甚至上學的路途上,姐姐在離開家門的拐彎處便會冷著臉說:“妳走開!別跟著我,我要去約同學。”妹妹只好強忍著淚水孤單地往學校的方向走。
什麼時候姐姐會再對我好?
妹妹在心中自我問了千百遍。
妹妹嚐試把好吃的零食,有趣的玩具送給姐姐,但姐姐一手把零食玩具推開,吆喝她走遠點,不要來煩自己。
妹妹抱起洋娃娃,躲在閣樓哭了一個下午。
中學那年,妹妹買了一份生日禮物,晚上偷偷地放在姐姐的車子上。第二天起來,見姐姐已去上班,禮物不見了。妹妹興奮不已,姐姐收了她的禮物,表示姐姐肯與她和好了!
到了傍晚,姐姐下班回來,像平日一樣,目無表情,冷冷淡淡。
妹妹又失望了。
隨著時間的增長,兩人愈來愈無話可說,同住一個屋簷下,彼此卻視如不見。
無論妹妹怎樣努力,都化解不開這份“心”仇。
大半輩子就這樣過去了。
最近,世紀疫情席捲全球。每日傷亡人數觸目心驚,誰也料不到下一秒輪到誰被感染而死亡。經過幾個月長的社交隔離,解除後每人都鬆了口氣,都有“大難不死”的僥幸。
妹妹記掛著在外省工作的姐姐,雖然不能見面,但也常寄去一些防疫用品和生活所需的物件,偶然也會通個 電話。
但是,姐姐仍是愛理不理,妹妹清楚感覺到,姐姐並沒有“劫後餘生“的喜悅,只是把她看作一個曾經相識的人。長期面對疫情的肆虐,精神壓力已不堪負荷,妹妹覺得很累,很倦,不願再想下去了。
姐姐的那個心結,是她自己繫上去的,她沒辦法去解開。雖然她知道,姐妹和好,是母親最後的心願。
望著遠方,妹妹輕輕地低語:
母親,對不起,您的遺願落空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