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那一季春

初戀那年一季春
識荊容我慕佳人
修詞造意成詩句
展望前途日月新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記得很久以前,有個非常遙遠的一季春,我和她偶然相識,心情驀地豁然開朗,彷彿人生已開始碰到轉折點,鬱鬱寡歡的心情幾乎一掃而空,可惜自慚形穢心態到底不容易撇下,總認為自己是個窮光蛋,一無是處。幸而讓我想到"少女情懷總是詩"這句老話,何不給她寫一首小詩?以詩打動她的芳心,未嘗沒有可能,於是我就有了寫詩的衝動。

當時的我,平白無端要寫一首詩真個談何容易?然而為了她,只好硬著頭皮勉為其難也要把任務完成才好。我心中暗念:給她寫詩,僅她一人閱讀而已,儘管寫得不成氣候也無傷大雅吧,何懼之有?於是就放膽動筆一揮而就:

驟看起來
我們像相識多年的朋友
從另一角度著眼
妳我還不懂得對方
姓甚名誰

今天的邂逅
許是翦翦風把妳吹送
讓我
編一束玫瑰
撒向妳
撒向
一個未知的預期

詩交給她了,我心情忐忑地轉頭就走。翌日再度見面,她深情款款地對我嫣然一笑,無異說明了一切盡在不言中,於是我倆就在那一季春成為一雙幸福的戀人。之後我因故不能不浪跡天涯而與她天各一方,日遷月移許久也無緣與她再度會晤。

南方解放,我在胡志明市落戶,要待數年後才有機會回到當年織夢的地方,找到她的家卻已人事全非,她住過的房子早就易主,伊人芳蹤杳然,令人感慨良多,不勝唏噓!打從1995至今20多年了,我還不懈堅持搖筆寫稿的愛好,不知是否因為懷念那一季春替我作動力,做後盾?

早期我曾經參加過華文《西貢解放日報》文友俱樂部的活動,認識不少文友,跟大夥交流寫作經驗,獲益匪淺。之後古詩分會(湄江吟社)於2002年成立,我也成為會員之一。近年,我仍孜孜不倦寫作,有投到報社也有在各地詩社發表過,要不然就玩臉書社交網去自我陶醉。

近日發現成語大全中有一句叫做"多文為富",如此說來,我雖然家無恆產,許多年給華文《西貢解放日報》投稿刊登過不少篇詩文,應該不算貧窮了吧。近日讀到華文《西貢解放日報》為即將發行2021 辛丑年的春刊徵稿啟事,因而記起那一季春可以做題材撰稿,遂花了不少時間去動筆,稿件終於完成了。趁此春暖花開,春寒料峭的大好春光重回大地,加上年初三恰巧是情人節的浪漫氛圍,除了恭祝廣大讀者新年如意吉祥之外,還要祝賀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屬◆

最多點擊

(示意图:互联网)

享受那来自内心舒适的春风

说春已来,且看那绽放在一片秀色娇艳的香花芳草间,依恋着、活泼着、狂热着、跳跃着。别忘了山谷裡、溪涧中、原野上的每一处,蝶舞蜂飞也有春天,喜燕追逐也是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