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華橫溢 謙遜隨和

——記書畫家黃獻平的藝術人生

拿出父母和自己年輕時候的“華僑登記證”,黃獻平書畫家如數家珍的把他的故事一一道來,其中不乏畫家的藝術人生,讓在場的後輩無不對他肅然起敬。
才華橫溢 謙遜隨和 ảnh 1 黃獻平畫家(左)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作品。
在胡志明市的華人水墨畫壇裡,黃獻平這個名字也許大家都不陌生,但對於他的奮鬥人生,還有他的從藝過程,可能大家只是略知一二。其實這也很正常,因為他向來是個虛懷若谷的人,也不以售畫維生,畫畫是他一輩子的興趣。

黃獻平原名黃循柏,1941年在西貢出生。父親黃令全在日軍登陸海南島時跟隨同鄉下南洋,抵達西貢港後便在附近的舊街市安居下來。這一帶之前已經有很多海南老鄉在這裡安居樂業,所以他很快便融入了新的生活。法屬時期,黃令全在法國人開的西餐廳裡工作,等到一切安定下來後,他把留在家鄉的妻子陳金玉接過來,黃獻平是在陳金玉來越後才出生的第二代華人。

黃獻平小時候體虛,家貧沒條件去看醫生,平時僅靠父母以民間草藥和保健食品來給他補身,偶爾父親也從餐廳裡拿回來一點點牛血給他進補,靠著這樣的治療方式慢慢地調理好身體。儘管家境清寒,但父母對子女的教育卻十分重視,黃獻平在西貢城志學校小學畢業後繼續升讀初中,而他的藝術細胞可說是從學校的美術和勞美課堂上培育出來,然後也憑著自己的一點小天賦在家自學,臨慕一些名家作品成才。還記得讀初中的時候,有一天他用碳粉畫了一幅孫中山先生的肖像,維肖維妙,母親看後深感意外,並鼓勵他再接再厲,多在繪畫這方面下功夫。如果說母親是他繪畫方面的最大動力,那麼父親的那手剛勁有力的字是他練得一手好字的基因遺傳。由於對繪畫有著深厚的興趣,黃獻平後來加入了健青體育會的美術組,與志同道合的藝友交流學習,在這裡也認識了許多畫壇名人,受益良多。
才華橫溢 謙遜隨和 ảnh 2 黃獻平畫家每天均瞻仰父母遺照,感謝雙親對自己的培養之恩。
因為向來都以自學為主,所以黃獻平的藝術風格並沒有偏向某一派別,直到遇上嶺南畫派傳人李松年大師後,他才真正向老人家拜師學藝。上世紀80年代,由堤岸某鞋店老闆周錦如在第五郡文化宮(前為大世界,現為第五郡文化中心)內組織一群對繪畫有興趣的華人青年在一起畫畫,大家每個週日都一起交流、速寫、素描,他們之中有李克柔和黃獻平。1988年某週日,李松年畫家到大世界去看望這群年輕人,在人群中,他發現黃獻平的素描造型具有一定的水平,於是問他對水墨畫是否感興趣,如有興趣的話可到他家來學,說罷給他留下地址便離開了。那時候黃獻平已經從西貢遷居到堤岸來了,所以他每週抽空到李松年畫家的住所去學畫,老人家對這位天資聰穎的學生也愛護有加,對他從不吝嗇,把自己所會的全部傳授給他。 多年的藝術沉澱和積累,黃獻平再得到名師指點,如虎添翼,這是他的繪畫藝術真正的轉捩點,或是說提升點。接觸水墨畫後,黃循柏才給自己改了一個新的名字,叫黃獻平。

嶺南畫派風格對黃獻平的作品有著一定的影響,但如果仔細觀賞,觀眾會發現他的一些作品融入了其他畫風,在傳統的風格中帶有點點的西洋韻味。他是一位愛嘗試和不斷尋求突破的畫家,他也學習漆畫,但卻把水墨畫的傳統風格融入漆畫中,形成了中西合璧的作品。他也把越南的風土人情收到水墨畫中,從南方的九龍江平原到西北的高山流水盡在畫作中;至於他的漆畫不乏中國近代文人肖像或佛像元素。走進他的工作室猶如走進了一個文化寶藏,不同風格的畫作,還有堆積如山的書法作品有條不紊地擺放在架子上或掛在牆壁上,蔚為壯觀。

黃獻平對藝術的追求純粹為興趣,每幅作品完成後他都小心翼翼的收起來自己觀賞,偶爾會捐來做慈善拍賣或贈予好友收藏。謙虛、低調的作風在他的品德修養中一直沒變,深受藝友好評。最近,他得悉筆者提倡成立“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後一直予以關心和鼓勵,並向我們贈送大量的書畫作品,其中包括他早期的漆畫,還有追隨他數十載的毛筆等。如今身為華人書畫藝術界的長老之一,但黃獻平還是離不開他一貫的謙遜作風,他說:“向陳列室捐贈這一批拙作,如果覺得不符合可以退還,千萬不要因為本人的拙作而影響整個空間的擺設。”他的支持是我們的榮幸,是對陳列室的重視,在接過他的愛心後,高興之餘也感到肩膀上增加了一份壓力,這也是一位老前輩,一位老畫家對我們的莫大鼓勵和鞭策◆

最多點擊

阮文圆时不时将木偶拿出来清理修复。

致力保护传统职业

出生在水上木偶戏的发源地,但直到2000年,连续5代担任昌山水上木偶坊坊长家族的第六代传人阮文圆才真正与木偶戏结缘。对他来说,水上木偶戏是爱情,是对民族传统艺术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