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頓步行、自行車違規行為

本市交警日前公佈,單在范文同街已有近500違反交規的騎自行車者被錄案處罰。透過此事項,民眾應該改變交規只適用 於摩托車、 汽車駕駛者的想法。
在第一郡孫德勝街的騎自行車者。
在第一郡孫德勝街的騎自行車者。
不易處理
據《陸路交通法》的規定,參加交通者包括:駕駛、使用交通工具,帶動物參加陸路交通,以及路上步行者,但仍有不少騎自行車者、步行者在參加交通時卻“無憂無慮”。范文同街獲視為市內區域最美麗的街道。清晨常見很多騎自行車者進入汽車道、闖紅燈、在汽車道上成團駕駛等的景象。不少騎自行車者在禁路駕駛發現交警時,便停下來將自行車抬過分隔欄到裡邊的車道,甚至一些人還背起自行車逆向逃跑,影響到交通安全秩序。上述情況的原因除了由於遵守交規的意識差之外,還由於對違規行為的罰款很低和在被交警發現時容易應付所致。一名交警幹部解釋說:“摩托車一旦進入禁路而被發現,就無法躲避。但自行車因重量太輕,只要單手就可抬到規 定車道以應付,導致處理工作遇上 困難。”

據第100號《議定》,騎自行車者的常見違規是闖紅燈,罰款10萬至20萬元;對於逆向行駛、進入禁路的行為,罰款為20萬至30萬元。對於這些違規行為和罰款,交警通常只作出行政處罰,沒有錄案,所以違規的騎自行車者可以當場繳納罰款及獲發收據。據負責在范文同街巡邏監察工作的市公安廳交警科所屬巡邏護送隊告知,從2020年12月15日至2021年11月7日,共發生486起騎自行車違反交規的場合,其中進入禁路的為26起、闖紅燈的為451 起等。甚至在按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以防控新冠疫情期間,也發現5個違規場合。

與此同時,對於步行者,最常見的違規行為是不在規定的道路上行走、爬過分隔欄、不在規定位置或不確保安全地過馬路等。如范文同、諾莊龍、1號國道等多條街道儘管有專供步行者的高架橋,但多人仍隨意爬過分隔欄、橫穿馬路。甚至,在1號國道還常見賣飲料者插入車流給司機賣飲料的情況。據第100號《議定》,對違反交規的步行者,最高罰款為20萬元。通常,違規的步行者少有被處理,也很少被記錄,在職能力量的對違規行為處理數據中,除非其違規行為引起嚴重的事故。
營造遵紀守法習慣
對違反交規的騎自行車者、步行者處罰的規定從數十年前已出台,從2007年第146號《議定》、2010 年的第 34號《議定》到現行的第100號《議定》等。市律師團阮輝越律師認為,儘管對這兩個違規對象的行政處罰框架較低,但符合其行為的危險度和社會的共同條件。然而,法律並 沒有對上述對象的違規行為掉以輕心。具體是,2015年《刑法》(2017年修訂、補充,自2018年1月1日起生效)已將因犯下“違反關於參加陸路交通的規定”罪(第二百六十條)而承擔刑事責任的主體擴大至步行者,若違規造成後果,最高可受15年有期徒刑。阮輝越律師建議:“職能機關應該更深入廣泛地宣傳,讓步行者、騎自行車者掌握制裁措施及意識到自己的違規行為可能導致什麼後果,從而提高遵守交規的意識。” 

市交通安全委員會原專責副主任阮玉祥就騎自行車者、步行者違反交規的原因加以分析時指出,摩托車、汽車駕駛者都須經過駕駛培訓、駕照考核,所以與騎自行車者、步行者相比對交規有更好的認知和遵守意識(儘管如此,對違反交規的汽車、摩托車駕駛者處罰的場合仍多於騎自行車者、步行者的)。另外,也許騎自行車者、步行者以為他們很少違反交規,交警也少作出處罰,而且罰款 也很低,所以出行時也比較“無憂 無慮”。

實際顯示,不少引發傷亡的交通事故是由於步行者不在規定位置過路所致的。市交通安全委員會曾開展關於對違反交規的騎自行車者處理的專題。市交通安全委員會原專責副主任阮玉祥建議:“為提高騎自行車者、步行者的遵守交規意識,職能機關應該加大宣傳力度。同時,透過嚴格、經常對違規行為查處提高步行者、騎自行車者的遵守交規意識。”◆

最多點擊

市人委会领导与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合影。

发挥全民族大团结力量携手共建繁荣

〔本报消息〕值越南共产党成立93週年(1930.2.3-2023.2.3)纪念,党中央委员、市委常务副书记、市人委会主席潘文迈昨(2)日上午主持接见前来拜访和祝贺市委的知识份子、民族与宗教代表团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