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藝術攝影師——攝影路上的孤獨者

本市擁有雄厚和專業的攝影師隊伍,但拍攝人體藝術的攝影師僅屈指可數。

攝影師勇 Art 的作品。

攝影師勇 Art 的作品。

在獨路上獨行
從事人體藝術攝影近30年,但原來攝影師蔡藩曾經多次想過放棄,只因社會輿論使他感到疲憊。蔡藩歎氣說:“我把人體攝影當做自己的事業。曾經一段時期,我被質疑資格、誹謗、詆毀。甚至女兒放學後一個人坐著哭,原因只是同學家人不允許他們的孩子和我女兒交朋友,因為她有一個拍攝‘艷照’的父親。我整輩子都為藝術犧牲,但沒有人願意理解,所以從事此行業的年輕人容易灰心也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進入人體藝術攝影之路也並非簡單。攝影師蔡藩憶述:“1992年,我修讀市攝影協會開辦的攝影班。不難發現大家都避開人體藝術而爭先恐後學拍肖像、靜物、體育等。因此我決定選擇小眾之路,暫且稱為‘走小道’吧。本以為小道少人就容易立足,沒想到走進之後才知道也十分艱難。每次出國時,我都趁機搜尋書本自修。要是找不到模特就以娃娃來拍照。以前使用膠卷片,所以很節約的。我拿著拍娃娃的照片尋找好身材的美女,懇求她們讓我拍攝如圖片一樣的背部裸照。也許是天意,1996年,我獲得一個攝影比賽的銅獎,所以便趁熱打鐵,放棄在兩所大學的學業,一心從事人體攝影至今,儘管我深深地體會到選擇此藝術類型就只能在這條獨路上獨行,很少人會理解的。”

人體藝術攝影需要花費很多,所以剛入行的年輕人在租用模特方面遇到不少困難,這也是他們事業中的阻力,而且將圖片上傳臉書社交網上時還容易遭封鎖賬戶,因為違反社群條例。即使是著名攝影師浩然也只是在攝影棚裡拍攝而不敢有到外地拍攝的念頭。攝影師浩然告知: “外出多天的行程需要支付飛機票、食宿等各種費用,恐怕負擔不起。而舉辦圖片展要準備整整一年,屆時照片過時了就用不上;出版的寫真一冊售價500萬元,根本入不敷出。所以真正熱愛這個職業才能撐得住。”

越南攝影藝術家協會原副主席黎春昇透露,他曾經有一段時間愛上人體攝影,但最後只好“半途放棄”,這足以說明了此行業的坎坷。“我的朋友在本市一家大書店打工,曾經看到一位70歲的大伯看了整整一個小時也沒選到喜歡的讀物。最後,他選了一本人體藝術寫真,然後花大筆錢買下。付款時,他要求售貨員蓋上‘贈品’的印章以免帶回家後被家人說長道短。”黎春昇副主席作出結論:“這證明人體藝術攝影向來仍有吸引力,但也容易招惹是非,所以從事此領域的人甚少。”

如何培養出接班人
年過6旬的蔡藩體力也大不如前,再難以拿著照相機“上山下海”,所以決定騰出更多時間來物色接班人,可是卻如同海底撈針,即使免費授藝也無人問津。“我知道還有很多年輕人喜歡人體藝術攝影。他們對此藝術類型感興趣,但少有機會深造,他們不會如何安排佈局、如何利用光源、選擇題材等等。而人體藝術是攝影藝術中最難的類型。”因此,蔡藩建議攝影協會、教育與培訓部應該編纂有關人體藝術攝影的專業教材,為大學生和愛上人體藝術的人進行周詳培訓,同時給這種藝術類型舉辦多個比賽、交流、吸取經驗的活動。

目前,市攝影協會約有400名會員,但以人體藝術攝影成名的攝影師卻屈指可數。黎春昇攝影師指出:“最近,國家對人體藝術攝影有著放寬態度,准許舉辦多個展覽會並承認人體藝術照如同其他類型的藝術照。經多次引起爭議,我個人認為這個情況已經太好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年輕攝影師需要自立自強,創作優質作品,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成為我國以人體藝術攝影成名的著名攝影師,如:蔡藩、陳輝歡、楊國定、勇Art等的接班人。”◆

黎功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會山寺在大火前的正殿建築。

守德昔日名勝古寺

現今在守德市內仍存在嘉定區名噪一時的名勝古寺遺跡,其中具代表性的是會山寺和福祥寺。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