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應與經濟並重

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表示,如果文化的目標不再符合,就可以改變。尤其是,如果可以量化目標就更好,旨在更明確定位戰略。

發展閱讀文化也是發展人類的方法之一。

發展閱讀文化也是發展人類的方法之一。

客觀的數字
在至2020文化戰略落實10年總結會議上,許多文化領域公佈了有關發展的可觀數字。例如,該領域正開展落實2011-2030年階段越南人的體形、體力發展總體提案結合“傚法偉大胡伯伯榜樣全民鍛煉身體”活動。 2011年,我國經常鍛煉身體者的比例是24%、至2019年該比例增為33%。 2011年,經常鍛煉身體家庭的比例為16%,至2019年增為24%。

在遺產領域,我國有8個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我國也有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認的12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有12個非物質文化被產獲列入《代表人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以及1個非物質文化遺產提名在《需要緊急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此外,據UNESCO 成立的《世界記憶》計劃,至今,我國共有7個資料遺產被列入此名錄,其中,有3個世界資料遺產、4個亞洲太平洋區域資料遺產。

在博物館領域,戰爭遺跡博物館、越南民族學博物館、越南婦女博物館連續獲Trip Advisor 旅遊網列入亞洲最具吸引力博物館25強名單。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戰爭遺跡博物館獲遊客評選為世界10大最好博物館之一,也是亞洲唯一代表的博物館。

在2009-2019年階段,該領域也成功舉辦了24次少數民族文體與旅遊盛會。再現了逾80個具有代表性各民族的傳統盛會。目前,在全國25個代表省中,有25個民族的30多個鄉村、村莊已獲輔助投資保護的。在河江、萊州、乂安、崑嵩、奠邊、老街、太原、廣平等省也開辦了傳授非物質文化遺產班,由藝術專業人士授課。

根據文體與旅遊部的報告顯示,截止2019年12月,全國共有204家電影院,1005間電影放映室,14萬8500個座位。至2019年底,電影營收額達4萬億元。目前,國營的電影院佔20%,民營的佔80%。在偏遠地區,全國共有264個流動電影放映隊,每年放映5萬次,為900萬至1100萬人次服務。

無妨調整戰略
會上發表時,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認為,文化發展戰略已在10年前頒行。如今,社會經濟條件已大有變化。例如,人均收入從1000美元增至2700美元。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表示:“以前文化市場剛剛萌芽而沒有現在如此成熟。因此,我們必須看看在當下的背景哪些可以繼承,哪些工作需要集中處理和評價就可以改變。”

政府副總理武德膽也認為,雖然社會上歎息道德崩潰,但10年來,文化仍有長足進展。此事體現在統計數據上。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說;“根據報告內容,經常鍛煉身體的人數也增多。許多人都以為,文化無法進行量化,但我認為完全可以。因為有具體的數據就會更有說服力。”

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表示,社會對文化的認識已經有所改變。副總理強調:“最近,國會、政府總理以及各位高級領導在工作上都強調文化領域。在國會論壇,文化領域收到許多質問。這是可喜的事。因為人家常說:發展中國家通常提到的是經濟問題。我們提到文化也是發展的表現。”

對於存在的問題,政府副總理武德膽認為,對文化高度評價必須與行動相結合。副總理說:“如果文化是基礎,它必須得到重視,至少也要與經濟並重。有正確的認識才能良好地投資。  國寶不可陳列給國民觀看只是因為博物館沒有堅固的防盜系統,怕丟失。幸虧的是,我是政府副總理才能在地下層觀賞。”

政府副總理武德膽囑咐有關保護文化遺產時稱:“發揮及保護文化遺產是一個大挑戰。我們不可為經濟利益而傷害文化,這是最大罪過。需要上百萬年才形成一座山,上千年才形成一條江河。連新農村運動如果不及時干涉可能人家就把湖泊填平當做地皮出售賺錢。” 

政府副總理也強調有關工業化領域,這是新問題,必須討論以制定具體計劃。副總理舉例:“我們知道該領域可以賺錢,它是推介文化的軟力量。我們討論很多但不清楚,未見到突破點。有人說:應否確定具體尖銳領域?我現在只想舉個例子而已,我們應否選擇飲食領域,這必須制定具體戰略。”◆

貞 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氏珠江的《 我內心》帛畫系列。

越南是否存在「女權主義藝術」?

在2007年的一篇論文中,裴氏青梅副教授、博士認為,越南仍沒有真正的女權主義藝術。10 年後,英國當代藝術博士剋里斯蒂娜·紐勒特(Cristina Nualart)斷言:“越南確實存在女權主義藝術”。在這10年階段之前和之後,是女性尋找自己的聲音的一場逃亡。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