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黑幫題材充斥網絡

如今,以黑道、暴力為主題的網絡劇不再使用街頭和市井的背景,而轉向校園。校園欺淩正成為各製片組、著名影片製作者(youtuber)製作的在線短片的主題。值得一提的是,鏡頭中的暴力程度令觀眾感到憂心忡忡。

《我男友是校霸》片中有許多毆打的鏡頭。

《我男友是校霸》片中有許多毆打的鏡頭。

暴力進入校園
單是看到片名:《我班長是老大》、《我男友是校霸》、《我女友是校霸》、《我的老師是終極老大》、《公理別隊》、《少爺上學》、《老大上學》等,觀眾都可想象出內容必定會有暴力打架的鏡頭。在上述影片中是穿著白色校服的學生,但卻把頭髮染成顯眼的顏色,臉上充滿殺氣,開口都是講粗話,還是用市井言語如“狗崽子”、“賤貨”來稱呼同學。

打鬥的鏡頭頻繁出現,以致觀眾感到窒息,因為片中所提到的學校幫派並不只有一個,而是很多的幫派。儘管是以校園為背景,但有關學習的鏡頭特別少,大部分都是圍繞著互毆。他們以許多理由來進行暴力與欺淩,如:舊同學欺負新同學、討保護費、爭奪“心上人”等。暴力的形式也五花八門。輕的就是喝口水然後噴向同學臉上、把奶品倒在同學頭上、把同學推進垃圾車,或是搶同學的錢、食品,嚴重的就摑臉,拳打腳踢致血淋淋為止。

片中不僅男生動手動腳,而且女生互毆的鏡頭也不少。最常見的動作是抓頭髮、猛扯頭髮,然後還有辱罵的言語:“賤人,去死吧你。”若干短片的劇本很牽強地把學生化身為黑幫人物。比如是男主角逃學後,被父親逼返校上學,以便取得高中畢業文憑來接管其父的夜市管理工作(AMU Entertainment 組製作的《我的班長是老大》),女主角鬧事導致一名剛到學校任職的女老師要住醫院治療,前者便喬裝成老師,入學校幫“受害者”上班授課,免得這位老師失去這份職業(製作者天英的《我的老師是終極老大》)。

除了帶來學生不好的畫面,這些校園黑幫短片還歪曲了老師的形象。比如在《我班長是老大》片裡,女老師給她喜歡的男生在家補習時,竟穿著一件胸圍性感的花邊睡衣,或是學校訓導主任得到主角指教撩妹方法後,已同意給主角當“內應”。

譴責還是推崇罪惡?
近年來,當“黑幫片”成為YouTube上的一個突出的關鍵詞時,觀眾對這個詞語不再陌生了。在飾演主角的真正黑幫人物被警方抓捕,從而使到YouTube上的黑幫片也開始衰退後,就輪到各個製片組、YouTube製作者的校園黑幫題材在社交網上受到歡迎。這些可以通過YouTube上的收視率、評論量就看到,如《我的老師是終極老大》、《我班長是老大》等一系列影片已獲列入目前流行的前20名。

對於一部網絡劇或電影而言,通過醜陋、罪惡一面來推崇真、善、美是很正常的。然而,從目前的多部校園黑幫片來看,很難斷言片中的暴力場景具有教育或警醒觀眾的作用,因為劇本十分膚淺,演員的演出令人尷尬,影片要傳遞的信息也不明確。這些片裡,學校頭目很少為俠義目的而出手(如《我男友是校霸》、《公理別隊》、《少爺上學》),而大部分都是宣威耀武、恐嚇同學。

YouTube的審查鬆懈,加上觀眾容易接受,尤其是年輕觀眾,已助長校園黑幫片有機會在社交網上發展。看到越來越多的校園暴力畫面在網上出現,加上不少評論對製作團隊稱讚,導致“局內人”更興奮並“有動力”繼續發掘這個主題◆

香 嬬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華人粉麵——堤岸特色美食

華人粉麵——堤岸特色美食

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許多餐飲店都生意冷清。往市中心方向可以見到有不少店面要退還,出售或出租房子的通告牌比比皆是。但即使如此,華人的老字號粉麵店似乎仍然屹立不倒。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