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投資 Youtube 頻道:賺錢不易

隨著通過Youtube賺錢趨勢的興起,藝人也紛紛參加該市場。迄今,已有30多名藝人有自己的Youtube頻道。越南數字媒體公司POPS Worldwide 告知,繼節目支持人鎮成的頻道之後,演員黃立的Youtube 頻道榮獲了“金按鈕獎”。

諧劇演員明譽的Youtube頻道。

諧劇演員明譽的Youtube頻道。

壓力重重
諧劇演員明譽告知,在參加Youtube 市場的初期,他不知道如何製作許多獲得大量瀏覽次數的視頻。然後才發現,問題在於經費,並透露:“如何以低成本維持頻道是參加Youtube市場的藝人的棘手問題。當前,Youtube環境非常“混亂無章”。普通人有時也會在Youtube上出名,甚至其瀏覽次數還比藝人多。不少知名藝人支出上億元,甚至上10億元製作視頻以上傳Youtube。總的而言,通過Youtube賺錢並不容易。”

演員明譽表示,Youtube頻道主人很難掌握觀看者的嗜好,因為其需求連續改變。為了製作具有創意內容的視頻,藝人必須不斷鑽研和思維以給自己的產品帶來新面貌。他說:“不要以為只要製作視頻並在Youtube上播放,就可馬上掙錢,而初期將會遇到很多苦難和壓力。”

諧劇演員秋莊-進律、林葦夜-許明達、龍帥哥等的Youtube頻道瀏覽次數都很高。這些藝人承認,確定風格和維持個人頻道的過程給他們打來巨大壓力。諧劇演員海潮表示:“實際上,搞Youtube真的非常困難,因為若不符合觀眾的喜愛,將不受歡迎。”

激烈競爭
現在,藝人不僅在舞台、影視實景競爭以爭取尋求角色,還在Youtube網站上競爭。要讓產品走紅,非競爭不可和須有獨特的走向。以黃立為例,為了奪得“金按鈕獎”,他先須支出上10億元製作視頻。甚至,秋莊-進律藝人夫妻還成立私人公司以調度其Youtube頻道和製作廣告產品。

諧劇演員明譽說:“我不敢製作模仿(Parady)視頻,因為這是BB陳和黃立從開始就選擇的走向,也不敢製作Vlog (視頻博客),因為已有很多年輕人製作,甚至做得很好。作為諧劇演員,我喜歡製作富有創意和內容的幕後花絮視頻。另外,我還製作關於在忙碌生活中各有趣事項,其中插入娛樂情節的視頻。也許因與眾不同,而我的頻道受到觀眾的歡迎和喜愛。”

吉鳳藝人說:“為了確定自己的走向,我正拍攝我親手做的菜餚。沒想到公映未到1個月,就獲發‘銀按鈕獎’(訂閱次數達10萬以上)。由此,要維持瀏覽次數,視頻必有獨特性。”

優秀藝人鄭金芝肯定,她的Youtube 頻道是為慈善目的服務,因此其內容是主要是關於向貧困者伸出援手的活動,並肯定:“我將不讓競爭因素影響到頻道的藝術標準,更不以頻道的商標作為代價以換取高瀏覽次數。”

培養、隱藏視頻劇本一事正是導致從事Youtube的藝人中糾紛的原因。因此,這些藝人一邊願意互助,一邊抬高酬勞以增加競爭力。當在該市場不再是好賺之時,不少藝人為了有錢投資製作視頻,須抵押、出售汽車、住房◆
 
盜版情況
在Youtube上播放盜版內容的情況正日益加劇。編者黃雙越告知:“若干藝人未經我的許可,就使用我的劇本製作視頻,並上傳Youtube頻道,而在其產品上沒有作者的名字。當有人提問時,他們說劇本是從互聯網上下載的,不用申請作者許可,也不需付費。”

白梅編者所:“值得不滿的是他們通過Youtube頻道賺錢,但卻忘記向作者支付版權費。對於我的所有作品,我都註冊以受到版權保護,所以一旦被盜用,我一定訴諸於法。據“菲交案判處”、“白梅結緣”、“楊家將”等作品的作者反映,盜  用劇本上傳Youtube 的情況正非常普遍。”

越香藝人的“同越香吃零食”系列視頻帶有濃厚的南部文化色彩,所以廣受歡迎。據悉,此藝人現正以專業的方式  製作“越香童年”系列視頻,目的是介紹搖籃曲、童年的零時等。她說:“藝人  要把Youtube當搖錢樹,首先自己要有自尊心。”

清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出品商與越中演員合影。

《靈蛇島秘密》越中演員心聲透露

由華人李國威主理的業勝影業有限公司錄製的電影《靈蛇島秘密》已在春節期間上映。這是一部人妖奇幻的電影,有中國、香港和越南演員並肩演出。

星河璀璨

俊男是否難以“守身如玉”?

2019年全球旅遊先生亞軍得主黃武進(27歲,籍貫永隆省)現實中是一位醫生,在芹苴市方珠國際婦產醫院工作。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昕兒的電話

除夕早上,趙媽媽的手機歡叫起來。視頻中出現歡笑的趙昕和王睿,昕兒嚷嚷:“媽,我們下午到家,我要吃四喜丸子、全家福砂鍋……”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