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話漫飛社交網

臉書評論、文件和現場直播(livestream)中常見髒話或其諧音,或上載YouTube網站以增加觀看次數。髒話和污言穢語充斥在社交平台上。

YouTube網站的公開教訓晚輩(加上髒話)視頻 吸引眾人觀看。

YouTube網站的公開教訓晚輩(加上髒話)視頻 吸引眾人觀看。

髒話多關注人也多
只要在臉書的搜尋工具上輸入相關詞語,相信會找到許多擁有上萬關注次數的“辱罵”、“瞎罵”或其他髒話等粉絲專頁。那些專頁的文件內容是日常事情,但附加髒話,或有時內容十分簡單,只有“今日強降雨”、“一隻蚊子叮我”句子,卻貼上髒話。其他帳戶以髒話互相評論,或發出粗鄙不雅的話。

女藝人X.在線講髒話而“出名”,屢次現場直播某問題,都發出髒話,令人感到被侮辱或羞辱。然而,該藝人的關注次數卻達上萬。除了公開上載辱罵的視頻之外,她還分享許多她與其粉絲互相辱罵的熒幕圖片,其中字詞令人逆耳。若出現任何負面評論,她立即以熟悉的髒話反擊。

K.常將髒話視頻上載臉書和YouTube網站,故成為網民的熟悉帳戶。他每次講粗話和教訓晚輩的視頻,觀看次數達逾800萬,吸引上百評論,主要是髒話。

市人文社會科學大學文化學系的裴越成碩士表示:“目前,臉書、YouTube等網站使用者視發出令人震驚的圖片、字句為理想平台,可以發出髒話或性感以吸引他人參加。各社交網出現上百個歪斜表達,目的是增加點擊率,想體現自己的力量。換言之,他認為自己很有權力,可影響他人。總之,社交網是愛誇張者、尤其是年輕一代,他們不受家庭和社會的嚴密控管,可以盡情表達,最普遍是使用有欠社會標準的詞意,甚至還有‘髒口’會。”
髒話漫飛社交網 ảnh 1 社交網的評論內容到處是髒話。

講髒話可減壓
臉書專講髒話的L.X.M粉絲專頁管理人P.T.Y承認:“我之所以建立此專頁和使用粗鄙不雅的話語,是因為想減壓而已。

我們每人都按照規則生活,有時候整天呆坐在電腦前工作,不敢活得真真實直。若上網還要乖巧,生活就太無聊了。我的許多文件只具消遣性,他人的關注目的是減壓。我們只在網上講髒話,日常生活是很善良的。”

與此同時,家住第八郡第九坊黎光金街、某廣告公司人員N.S透露:他的習慣之一是觀看YouTube網站的異常內容視頻,如:評論使用髒話諧音的紙牌遊戲;街上辱罵及毆打;某人講髒話等。初期,他因好奇觀看,後來就上癮了。一直習慣觀看,否則會感到難過。他迄今要控制自己,盡量不觀看。

第五郡陳佩姬初中學校語文教師陳阮俊輝表示:“實際上,許多青年把三分之二時間用於瀏覽網站,日漸失去日常生活的交際技能。”

陳教師又說:“若上網且看見自己的學生講髒話,我會大失所望,證明我語文科的講授目標未達。文學科不但是給學生傳授知識和感受技能,而且還形成人格標準,而交際言詞是反映工具。因此,一般人才稱文學為人學。”◆

翠 恆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收藏家雍清勇介紹自己的古物。

從古物中聆聽民族魂

雍清勇在過去30年收藏的大部分古物中,有的價值高達上百萬美元,如今都已陳列在從北到南的各個博物館中。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