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草皆有意

立冬之後,這條偏僻幽靜的小路越發顯得蕭條零落,偶有路人經過,也仿似風中的一朵浮雲輕閃,頃刻的畫面永遠定格在一種沉、靜、寂、孤的狀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這裏不是荒山野嶺,卻背對奇巒險峰,面朝滔滔江水。

記得初春之際,一朝一夕的時光,皆是乘著清風踏著露水而來,一棵棵老樹翠影繁枝,碧葉蔥蘢,林間的鳥叫啼囀啁啾,清脆回蕩,伴著縷縷春風蕩漾,岸上的綠濡染了天色,河裏的水倒映著浮雲,含黛的遠山,連綿起伏的峰,鬱鬱葳蕤的林,大片大片的秀色,彷彿雋永的烙印,雕琢著綠水青山的美,讓人忍俊不禁的歡顏,頻回眸,惹了一地姹紫嫣紅的喜!

日子總是追著流水,灑了滿院星光,陰晴圓缺,春秋往復,逝水如煙去。

一場冷雨不期而至,在每個冷風飄過髮絲的清晨。冬來了,雲變沉了,河中的影,尋不著跳躍的音符了。

小徑旁的枯色繞了長長的一大片,在台階旁的荒土中,遍地長枝的枯草凌亂搖擺,枯槁的模樣如同一堆等待燃燒的草垛,所有的枯枝敗葉猶如風中的殘燭,哪管你冬雨或冷風?如此凋敗的畫面常常讓人心生憐惜,生命匆匆,物換星移,自然的規律誰都無從更改。

此刻的初冬節氣並不明顯,縱使江河悠悠,遠山冷寂,亦有了枯榮之色。這條小徑不長,一眼可望到頭。很多雜草雖然早已枯息泯滅,卻依然有很多繁枝在抽芽、長條、蓬葉。這些林林總總叫不上名的草啊,葉呀,條啊,藤的,彷彿一簇簇抱團取暖的架勢,既穿插不齊地擠,又井然有序地長,雜亂中顯齊整,蓬鬆裏顯緊密,就這樣你擁我擠,你推我搡,環手相撓間又紛紛錯落有致!讓人不禁感歎生命的活力與堅韌!

每一寸泥土都有種子在發芽,每一滴露水掉落的地方,都有翠綠在挺拔。每一陣清風吹過的荒野,都有枝頭的芬芳在搖曳。春夏秋冬,換顏的是季節,不變的,卻是四季有時限,花香四時飄。

當然,此時此刻,傲嬌春色的美早已翻雲覆雨落地為殤。此地的荒野草叢,所謂冬季裏的香,不外就是一些素樸的花色罷了。那些一朵朵細細密密的小花點,諸如紫艷的小喇叭花,吐著紅絲蕊的大紅花,長在條藤上的小黃花,還有很多含苞待放的柳丁花,花色少,花朵細,細細碎碎的樣子,安穩妥貼地靜靜綻放在細根細條上,就像一個穿著不起眼的小女孩,少了驚艷之美,卻多了一份淡定的自若。或許,世事萬物,皆是如此吧!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季有序,萬物不凋盡,生命的自然力量與道理豈能似浮雲萬千跌落之無聲無息?

初冬已現端倪,就像泛黃的老葉在風中唱著離歌一般,很多東西來了會走,盛衰無常,這是自然規律,也是生存法則。

生命從來不分尊卑,自然從來不吝秋色。

這,就是自然賦予生命的最高饋贈。

這,就是生命不分尊卑貴賤的禮讚。

來的自然會來,走的自然會走。來時給你一陣芳香,走時還我一身潔淨。

恰似一花一草,一枝一葉◆

梁 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難以當醫生

這已是40幾年前的事了。上解剖學後,就獲調到聖保羅眼科醫院觀習實際操作。我們一夥十幾人上聖保羅眼科醫院樓上(已忘記第幾層)觀習,當然是已約定。正好一位姓陳的著名眼科醫生為眼患者割除白內障(當年還沒有鐳射技術)。

星河璀璨

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憑藉《糯米大米》電視劇而為人熟悉的武石草導演,這次回歸製作從韓劇翻拍的《棗樹開花》有望成為其事業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