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和其他球員繼續練球。打完球,準備離去時,我發現謝老師的乒乓球拍擱在靠牆的椅子上,我便把它帶回去。我心裡有點納悶,謝老師向來做事很細心,每回打完球,總是再三檢查有沒有把拍子帶走。這回卻忘了。會不會他輸給我了,靜不下心來。

我在小學讀書的時候,謝老師便教我打乒乓球。我現在已經念中四了,謝老師也改行經商。幾年來,我們還時常在一起打球,一起切磋。我的球藝還是不如他。謝老師知道我年底要參加一個乒乓球公開賽,技術又提升不上去,心理很急,感到懊惱。他時常安慰我,鼓勵我。他說不要把勝負看得太重,過程比結果還重要。

我打電話給謝老師,告訴他拍子的事。他說暫時放在我那兒,最近他要到外地走一趟。問他到哪兒去,逗留多久,他都說還沒有決定。放下電話前,他還說:“打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要盡力就行了,勝敗乃兵家常事。”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每隔幾天便打個電話找謝老師。他的家人都說他在台灣接洽生意,還沒回來。謝老師還叫他的家人轉告我,那把球拍留著用,木質還很堅實,只是膠皮舊了,換過新的,還是可以用的。

我用他的拍子打球,手感不錯,只是膠皮的彈性不夠,擊球力道不強,球不夠旋轉,前沖的爆發力也不夠。我佩服謝老師,他用這把拍子,卻能打出詭異多端的球路。

有一回,我在練球時,不小心刮破了球拍的膠皮,我只好買新的來換。當我撕開拍上的膠皮時,整個人怔住了,木板上端端正正地寫著一些小字: “勇敢奮鬥,爭取勝利。萬一敗了,雖敗猶榮。”

我這時才知道,謝老師留下這把球拍,用心良苦。我感到十分慚愧,自己球打不好,學業成績也平平,還懷疑老師輸了球不開心。

經過半年的奮鬥,我的球藝終於有所突破,比賽名列前四,進入國家副選隊。同時,我也順利升上高中。謝老師,第一個我想和他分享快樂的人,卻音訊全無。在夜深人靜時,我撫摸著乒乓球拍,感觸良深。

有一天,謝老師突然在球場出現。他瘦了,步伐也沒有以前那麼穩健。我緊緊地握著他的手,問他離開的這些日子可好。他微笑著,說不能打球了,同時撩起左腳的長褲管。我怔住了,是一條義肢。

謝老師說,他患了骨癌,左腳截掉了,經過一場艱苦的戰鬥,才保住了性命。他很高興有機會回來看我。

我感到眼眶一股濕熱。

“你別難過,應該替我高興才是。”

我右手緊緊地握住謝老師的手,左手緊緊地握住謝老師的球拍,在我眼前站著的,是個模糊而偉大的身影……◆

林 錦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權靈:人民的笑容勝過疫情恐懼

在本市實施“留在原地”期間,如同數十年來樂於行善一樣,主持人權靈已“申請”前往各條大街小巷向遇困者發放食品。他心想自己比別人更有條件,為何不與因疫情陷入困境的人分擔困難呢?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