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全:如果接到好劇本就會全力以赴

庭全可謂是Idecaf戲院的台柱之一。觀眾經常看他出演人性角色、喜劇角色或在兒童劇中扮演小孩或皇子等等,而從未想像到庭全會在《不會哭的娃娃》正劇中飾演一名公安。其實,這部話劇最初帶有“宣傳”性,但沒想到在庭全的執導和主演後竟讓觀眾悲喜交集,還要求公演多場。最近,庭全向大家分享上述作品的一些趣事。

庭全

庭全

記者(★):其實“班主”玉雄製作《不會哭的娃娃》是為了參加有關人民公安戰士形象的2020年第四次全國舞台聯歡會,但現在這部話劇已經超出 “宣傳”的範圍,獲觀眾朋友喜愛及稱讚不已。大家很懷疑,為什麼庭全能製作出與他向來風格截然不同的作品?在接到劇本時,您是如何想的?
庭全(●):我和玉雄、玉貞都是老朋友。當雄哥決定製作這部話劇,我說只負責演出而已,但他和玉貞一直鼓勵我擔任導演。看完劇本後,我覺得可深入發展管教員和女犯人之間的人性故事,我從中找到了打開“心靈”之鎖,所以答應為這部話劇執導。當然,北方人所寫的劇本 “宣傳”性很濃,我們只保留主要內容,然後進行補充修改,讓劇情更加吸引。這部劇的成功不得不提光草的功勞,他把故事寫得淋漓盡致,我和玉貞再“錦上添花”,這樣才獲得觀眾的歡迎。宣傳劇不是意味著枯燥乏味,只是因為我們並未讓它變得接地氣和有趣而已。
 

★劇中您的管教員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他有愛心,也和大家一樣有自己的人生悲劇和痛苦,因此才使這個人物變得更加真實。入戲時,您的外表充滿正氣,但眼睛卻柔情似水,彷彿還帶點憂傷,這更勝過千言萬語,溫暖人心。請問您怎樣演得如此出神入化的?
●我不選擇英雄主義的路線,而是追求人文主義。讓自己的人物融入人間痛苦,以理解和感受人生,只有這樣才能愛人、善待他人。我使自己的角色更現實化,但不遠離職業的必要準則。做到這樣平衡才能確保這部劇既嚴肅又不太枯燥乏味。
 

★但畢竟這也不是您的所長。您是在嘗試嗎?
●是的,這完全不是我向來的風格,但我想挑戰自己。一直都是演喜劇,有時候想換一換“口味”。只要是我喜歡的就會全力以赴,不在意得失。說實話,我們演員沒有領取任何酬勞。投資經費都用來支付劇本版權、舞台、背景設計、音樂等費用了,甚至有一些大學生還幫我們做道具、佈景,而且還到玉貞家裡排戲以“免費”享受空調。現在,我們只剩下小部分經費以到河內參賽,如果不夠就自己掏腰包。即使如此,但我們很開心。
 

★那麼,以後若有人給您一個有“宣傳性”的劇本,您還敢答應嗎?
●當然了,只要我喜歡就會全力以赴。如果接到好劇本,我必定不會猶豫,而且也不限於“宣傳性”的劇本。我會想方設法讓作品深入人心。總的來說,無論任何作品,一旦接了就盡力而為,錢多或少也不重要,一定要認真製作。大家的齊心協力已造就了我們的成功◆

黃 金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以身作則

星期六晚上七時,又到了街坊組開會的時間,這天要討論的問題是有關第十號巷的公共衛生問題。

星河璀璨

藝人面對粉絲的愛與惡

“做明星並不容易!除了才華、顏值之外還要懂得與觀眾互動,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自己……”上述是許多藝人面對觀眾的愛與惡而吐露的心聲。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