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不主張解散任何出口加工區、工業區

市人委會日前已舉行研討會,以徵詢關於“2025至2030年階段及至2040年願景出口加工區-工業區發展定向提案”的意見。會議由黨中央委員、市委常務副書記、市人委會主席潘文邁和市人委會副主席武文歡主持,與會代表 有各部委、協會領導、專家、科學家、企業等。
“2025至2030年階段及至2040年願景出口加工區-工業區發展定向提案”研討會全景。
“2025至2030年階段及至2040年願景出口加工區-工業區發展定向提案”研討會全景。
高效模式

潘文邁主席在研討會開幕致詞時表示,經過30年建設,至今,本市已成立17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總面積達4000公頃。雖然面積尚有限,但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運作效率很高,對本市工業和出口領域作出了重大貢獻。然而,為了重新全面評估此模式的利弊,本市已同各個相關機關單位配合制定“2025至2030 年階段及至2040年願景出口加工區-工業區發展定向提案”(以下簡稱“提案”),旨在聆聽多方意見和建議,從而根據實際情況與工業化、現代化趨勢作出定向及調整、重組。

市各出口加工區與工業區管委會(Hepza)主任許國興在匯報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運營情況時告知,各個在90年代初期建立的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如:新順、鈴中1和2、平沼、新泰協、永祿、新平、新造、古芝西北、協福1等已運營超過項目的一半期限。一些園區也顯露出其局限性,具體是未能確保經濟、社會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若干地方和行業的勞動密集度很高,每公頃面積的平均吸納價值還低。這也是市人委會責成Hepza盡快完成“提案”,以作出適當、及時的調整的原因。許國興主任指出:“經過了解、考察,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企業因為項目已經運營一半週期,如今餘下的時間有限,僅有20多年(在一些園區還不到20年),所以他們猶豫是否應投資擴大生產規模、更新機械設備。與此同時,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管委會以及基礎設施建設與經營公司也在吸引新項目投資方面遇上困難,因為項目餘下的時間太短,尤其是投資生產的項目在短時間內難以回收資金。”面對上述情況,各企業和基礎設施建設與經營公司都期望本市盡快制定各個現有出口加工區、工業區的發展定向方案,出口加工區、工業區轉換路線圖和政策,好讓高科技企業放心作長期投資,同時方便使用老舊、落後技術的企業可及早計劃更新技術,而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工也能主動地吸引符合本市的規劃與定向的新項目進駐。
規劃要具重心、重點

大部分出席研討會的行業協會和企業代表都熱切期望市人委會可以保留現有的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尤其是剩餘期限較短的新順出口加工區。

談及“提案”,多位專家表示,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規劃必須在繼承和反思的基礎上同步。特別是,規劃要有明確的期限,以及慎重考量可能產生並影響民眾生活的各種問題。Hepza管委會原主任阮真忠建議:“新順出口加工區已經完成其使命,可維持現狀並不妥當。是否應該衡量提高投資項目的效率以及擴大面積,例如與本市南面經濟區連接。要促進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的發展,未來期間的規劃必須具重心、重點。了解投資者的困難和提供切實的輔助,特別是要克服當前的困難,應採用之前的模式,建立當地一站式機制,許可財政自主。”

Hepzone-鈴中有限責任公司的代表建議,除了保留現有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為投資者建立信心之外,前提是企業需要根據趨勢革新技術,以及避免勞動密集度過高的行業。此外,應放寬和“靈活”地接納符合條件、標準的行業,而不是如目前般規定每個區域的行業組,以免企業要到其他園區。同時,選擇財政能力強大和具有國際投資經驗的投資者進駐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除此,“提案”還要注意確保水電、瓦斯、IT供應等基礎設施系統穩定,以確保各家工廠運作不被間斷;同時為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通往機場的交通幹線及機場的承接能力等創造便利條件。

會上,Hepza的代表告知,該單位已向政府和計劃與投資部建議繼續擴展現有和新的出口加工區與工業區。關於這問題,市人委會副主席武文歡強調,本市並不主張解散或取消任何出口加工區與工業區,而是定向進行適當的轉換,同時重新定位各個新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工區◆
根據政府總理的規劃,本市有23個出口加工區與工業區,總面積為5921公頃。目前,已成立19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其中有17個已投入運營,入駐率約達80%。自開展至今,本市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共已吸引1665個投資項目,投資總額達125億美元。各個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加工區的年均出口金額約為80億美元,佔全市出口金額約21%(不含原油)。對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區企業的財政預算收入近50萬億元。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