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日本大地震7週年 仍有7萬災民返鄉無期

綜合報導,造成超過2萬人遇難的東日本大地震11日迎來了7週年。目前仍有約7萬3000人過著疏散生活,災區為遇難的人們祈福。配合地震發生的下午2時46分,政府主辦的追悼儀式在東京舉行,臨時住宅及沿岸地區也舉行祝願災後重建的活動和追悼儀式。當天早晨,岩手縣宮古市居民實施假設發生海嘯的疏散演練。以告知地震的警報聲為信號,市民疏散至附近的中學,在此燒飯並搭建臨時廁所。
東京街頭的行人齊齊肅立向遇難者致意。(圖源:AFP)
東京街頭的行人齊齊肅立向遇難者致意。(圖源:AFP)
參加演練的初中一年級學生田代步步望(13歲)表示:“也為了不忘記震災繼續進行演練,希望大家能夠相互幫助。”在去年3月解除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後疏散指示的福島縣浪江町的請戶漁港,一名回到此地的男性(70歲)凝望著日出,祈願城鎮的重建稱“重視遇難者的心願,希望即使慢慢來也向前推進”。

宮城縣氣仙沼市的氣仙沼警署為在震災中殉職的2名警官舉行了追悼儀式,之後與志願者一起在市內河岸搜尋失蹤者。

在時任町長等40人因海嘯遇難的岩手縣大槌町原政府大樓前,現任町長平野公三與約30名職員進行默哀,承諾“貫徹對職員的防災教育,實現安全安心的城鎮建設”。

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及其引發的海嘯重創日本東北部地區,受災最重的是福島、宮城和岩手三縣,地震和海嘯直接導致福島縣1614人遇難,宮城縣有9540人遇難。核事故給福島帶來了更深傷害,讓原本物產豐饒、環境優美之地變得令人生畏,至今依然有大片土地被劃為“禁區”。福島縣總人口比災難前減少了約14萬8000人,僅福島一縣至今仍有近5萬人過著避難生活。

雖然福島縣需要避難的“禁區”不斷縮小,從2011年的1600多平方公里縮小到目前約370平方公里(佔全縣面積2.7%),但在新近解除避難指示的區域,原居民願意返鄉的寥寥無幾。飯館村在核事故後常常見諸報端,當地居民返鄉率僅有約十分之一。福島第一核電站以南的富岡町居民返鄉率不足5%。願意返鄉的居民以老年人為主,很多年輕人特別是帶著孩子的家庭已在他鄉立足,不願返回仍在核事故陰影下的故鄉。很多當地居民對日本政府解除“禁區”的依據(年輻射量低於20毫希沃特)不能接受。

福島縣知事內堀雅雄說,2011年福島經歷了地震、海嘯和核事故等多重災害,不僅在日本,在世界上也史無前例。那一天徹底改變了福島的命運和歷史。福島縣還在經受痛苦,核事故帶來的多重災害不是過去時,而是現在進行時。

內堀雅雄也強調,目前福島縣受核事故影響的區域正在減小。到本月底,除了難以返回區域外,全縣清除地表核污染物質的工作將全部完成;福島縣主要城鎮的空間輻射水平降低到與國際主要城市同等水平;全縣外國遊客數量超過了地震前水平。

對於福島第一核電站的處理,福島縣政府沒有主動權,由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主導。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制定的目標是在核事故後的30年到40年完成反應堆報廢工作。然而福島第一核電站報廢所面臨的堆芯熔化核殘渣如何取出、上百萬噸污水如何處置等問題依然十分艱鉅。

除了最為棘手的核燃料棒及核殘渣清理工作外,核污水也是一大難題。在福島第一核電站院內林立著上千個巨型污水儲水罐,核污水總量約100萬噸。現在每天增加的核污水量雖然從2年前的400噸減少到約100噸,但由於核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質氚難以被淨化,東電公司不得不持續新增儲水罐保管核污水,計劃到2020年將儲水罐容量增加到137萬噸。東電公司董事長川村隆曾表示考慮將核污水排入大海,但遭到當地漁民等反對。國際社會也非常關注日本政府的污水處置方案,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等正為此冥思苦想◆

最多點擊

去年在华盛顿拍摄的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新闻发佈会。(图:互联网)

IMF调升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综合报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30日发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2.9%,然后在2024年反弹至3.1%。这是IMF在连续调低或者维持对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后,在数个季度首次调升了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虽然如此,这一预期增速仍低于歷史(2000至2019年) 3.8%的平均水平,因为各国为对抗通胀而提高利率以及俄乌衝突将继续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