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整體安全法》引發暴力示威

綜合報導,傳統上每年12月第一個週六,是法國總工會組織反貧困遊行的日子,在2020年遊行的氣氛因為《整體安全法》草案的爭議變得更濃厚。12月5日是法國連續第二個週末有示威,包括巴黎、里昂及馬賽在內大大小小的城市反對《整體安全法》。
一位示威者將歌詞“甜蜜法國,親愛的童年故鄉”改編成標語:甜蜜法國,親愛的暴力故鄉。(圖源:歐洲時報)
一位示威者將歌詞“甜蜜法國,親愛的童年故鄉”改編成標語:甜蜜法國,親愛的暴力故鄉。(圖源:歐洲時報)
據法新社報導,當地時間12月6日,法國工會、無政府組織和記者組織發出呼籲,要“繼續遊行示威”牽制政府,使其撤回“整體安全法案”第二十一、二十二和二十四條。他們認為,5日遊行隊伍的“多樣性和規模”證明反對“整體安全法案”陣營具有龐大的民意基礎。部分暴力示威者有戴頭巾、穿黑衣及蒙面,他們對汽車縱火、打爛商店玻璃、用錘打碎路面磚塊、向警察擲石以及投擲汽油彈。警方出動水炮及催淚彈回應。

示威者主要反對的是《整體安全法》第二十四條列明,惡意發佈警察相片最高刑罰是監禁1年和罰款4萬5000歐元。面對爭議,共和國前進黨的下議院領袖卡斯塔內表示,有需要澄清措施,將重寫第二十四條,並提交新修訂的版本。法國政府雖如此承諾,聯合國的專家上週對部分法案已在國民議會通過表示擔憂,並形容它不符合國際法及人權法。

據法國內政部數據,12月6日法國各地共有近90次示威遊行,約5萬2350人參與,其中巴黎5000人,比前一週人數大減(內政部稱13萬3000人,組織者稱50萬人)。在5日的遊行示威中,暴力衝突導致67名警察受傷,95名示威者被捕。反對“整體安全法案”的陣營呼籲繼續示威,堅持到底。工會人士和學者認為,在示威遊行中出現的暴力團體--例如5日大示威中的“黑塊”組織--實際上與工會站到了對立面,使後者無法表達訴求,並暴露出社會對話的危機。 “工人力量總工會”(FO)總書記韋里耶爾抱怨說,遊行中出現的暴力並非來自工會隊伍,並且這些暴力妨礙工會達成目標。韋里耶爾補充說,暴力阻止了潛在的示威參與者。早在2016年,在反對勞動法改革的示威活動中,工會就發現有會員(因為害怕暴力)不來示威。從歷史上看,工會總被定位在“暴力示威者”和“遊行組織者”之間。塔塔科夫斯基認為,這並不說明工會的無能,這顯示了“社會和解”的短板。

法國總工會(CGT)演藝界分部秘書格哈沃野認為,現在的問題已經上升到政治層面,工會裡弱勢群體的代表很少,比如失業者,還有些年輕人從沒接觸過工會。FO的韋里耶爾對此表示贊同,法國的工會一向建立在“大型集體僱員”的基礎上,比如鐵路部門、大型工廠,動員分散的人員加入工會太費勁。

應對遊行活動可能出現的暴力,目前法國警方採用的是內政部長達馬南9月提出的新方法,也是巴黎警察局長拉勒蒙以更容易逮捕暴力份子為主要目的的、更具“反應性”和“機動性”策略。但憲兵大隊將軍和維安專家加瓦里抱怨說,記者、示威者和圍觀者與“黑塊”份子混在一起,警察很難干預。他又補充說,我們使用催淚瓦斯和其他維安工具時,不一定目標精確,也可能看錯人,這又成了警察暴力的證據。加瓦里同時反映,每逢示威,多種維安人員參與治安工作,但各有指揮、交流有限。他還希望剝奪被拘捕的暴力示威者的示威權,以維持和平示威環境。

“法蘭西不屈服”黨魁梅朗雄在遊行當天發表推特稱,警察局長拉勒蒙在巴黎組織了一場教唆活動,目的是侮辱遊行示威的形象。法國共產黨PCF主席羅素質疑內政部長和巴黎警察局長在5日發生的暴力事件中的責任,要求他們辭職。共和黨參議員雷特勞對示威遊行的暴力行為發表評論,主張在警察中創建“反黑塊大隊”。執政黨LREM議員百合芝認為,示威者的大部分人都想進行暴力破壞。她指責遊行者“口號眾多”卻沒有明確的組織,也沒人維持秩序。LREM黨魁蓋里尼更是直指“有些極端暴力份子想要殺死警察”◆

最多點擊

去年在华盛顿拍摄的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新闻发佈会。(图:互联网)

IMF调升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综合报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30日发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2.9%,然后在2024年反弹至3.1%。这是IMF在连续调低或者维持对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后,在数个季度首次调升了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虽然如此,这一预期增速仍低于歷史(2000至2019年) 3.8%的平均水平,因为各国为对抗通胀而提高利率以及俄乌衝突将继续对经济活动造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