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端午

一想到端午節將要來臨,心裏不免騰起一股暖意,想念著兒時在鄉下過節的那些美好的回憶。
濃情端午

端午節又稱端陽節,農曆的五月初五,這是個悲壯的祭日。長期以來,都是在一種嚴肅而莊重的狀態下而度過的。懸艾葉,喝雄黃酒,就成了順天應時的傳統習俗。而吃粽子,賽龍舟,則帶有更為深刻的文化內涵和人文情懷。然而,自我出生,已經過了20個農曆五月初五,在關於端午的記憶裏,我未曾嘗過雄黃酒,對艾草與菖蒲也很陌生,只是通過電視屏幕見過賽龍舟的壯觀景象,或在廟裏參拜過鍾馗。

雖然端午節名義上是只有農曆五月初五這一天,可對於親手包粽子的鄉下家庭來說,這個節日足足半個月有餘:從想起端午節將近的那天開始,直到冰櫥裏的最後一顆粽子消失的那天結束。對於我而言,從開頭惦念粽子,到味覺上意猶未盡,端午節得有兩個月有餘吧!說到自家的粽子,那得說起包粽子的人,她便是我的外婆。

我們家的粽子可是鄰里、親戚、朋友“一粽難求”的美味。即便是小姨身在海外的朋友,在這個疫情嚴峻的時刻仍舊會惦記著我家的粽子,為此在他們認為的“端午節”那天撥來一通電話,表達對粽子的想念。可惜,那時已是農曆六月初五,只得告知他明年請早。

我家的粽子是外婆之前跟鄰居學來的手藝。外婆每逢端午節便以粽子寄意的習慣,並將一顆顆親手製作的粽子送到親戚、鄰里與朋友家。可是要知道即便粽子二字的筆畫不多,製作粽子的工序卻很煩瑣。問起外婆時,她也忍不住直呼“麻煩!”,這些工藝的繁雜從選料、備料、裹粽、烹煮便可窺一斑。若要更貼切地形容,端午節前那段時間,廚房裏便都是急促的“哢、哢”聲,木屐在石灰地板上敲響了端午的前奏,樂聲裏是認真、期待、急切,不免還會閃過一絲煩躁並夾雜著節日的喜悅。

精心備料完成,糯米浸泡過夜後,與三層肉、栗子、香菇、蝦米和乾貝摻入黑醬油、蠔油、五香粉等在鍋裏炒過一遍調味。這時的家裏總是彌漫著粽子的香氣,它們滿滿地從廚房溢出來。當我們向廚房裏探頭時,外婆也總會讓我們嚐嚐鹹淡。那時上小學的我便會如同接了重大的使命,嚼著硬邦邦的糯米試味,再認真地給出“鹹了”“不鹹”的答覆,心裏更有要對這大鍋的糯米負責的決心。

當然,在這一天,每家每戶還要在門前懸艾葉,民諺說:“清明插柳,端午插艾。”艾葉是一種藥用植物,可以治病,驅趕蚊蟲,提神醒腦。在端午這天,我們全家都要大掃除,把艾葉插在門楣上,艾葉代表招百福,可以使家人身體健健康康。

端午前夕,一串串粽子鉤在老木樁上,不時晃動。外婆把粽子放進鍋裏,一串串粽子在鍋裏嬉戲打鬧,粽香溢出家裏,溢向鄰里,溢滿每個我們愛的人的心房◆

最多點擊

妈妈的期望

妈妈的期望

天下父母心皆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人、成才。他们养育我们长大成人,所以对我们的期望很大。我母亲也是这样。她希望我能到台湾(中国)留学,所以从小就给我学华语。这对到外国留学有很多好处,能提高自己的知识,将来出社会也容易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