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心文教的張世豪教授

●《春蠶》一書編後語

張世豪教授,是華人社團與文教界一位知名人士。
由市《文化文藝出版社》出版、張世豪著的《春蠶》一書於今(29)日發行。該書由青年作家曾廣健主編,前有市文學教研會主席陳有佐博士、副教授陳有佐寫序;分為“生活隨筆”、“文化教育”、“崇尚正義”和“其他”4輯約30篇文章,厚約200頁,在第五郡堤岸各中文書局均有出售,每本零售5  萬元。
由市《文化文藝出版社》出版、張世豪著的《春蠶》一書於今(29)日發行。該書由青年作家曾廣健主編,前有市文學教研會主席陳有佐博士、副教授陳有佐寫序;分為“生活隨筆”、“文化教育”、“崇尚正義”和“其他”4輯約30篇文章,厚約200頁,在第五郡堤岸各中文書局均有出售,每本零售5 萬元。
最令人印象深刻是張教授每次發表講話時,都會使用兩三種語言語重深長表達心聲。但從什麼時候與張教授認識呢?我已記不清楚了,只稀記得在投身歐姬華文中心兼職教師後,我與張教授往來比較頻密。
張教授是該中心董事長,每當舉行學年總結,他若有空必定出席觀禮,並嘉勉師生們再接再厲,尤其是勉勵學生們在學好越文的同時學好華文。每年在教師節或春聚上,他都會由衷感謝教師們為百年樹人付出的心血,同時感謝各位董事與顧問和熱心人士一起支持歐姬華文中心,可見到張教授是一位知恩而感恩的人。

去年,張教授竟然請我為他主編一書。我感到十分驚喜,深想,張教授心裡有數,我知道我不好婉拒便欣然答應了,只好盡力而為。其實,我已出版兩本個人作品集:《美的歲月》和《青春起點》;還有在出版和編輯其他書刊多年,所以只希望能做到最好,不負張教授所望。其實,每當看見別人能夠出版書籍(有質量的)我都十分欣喜,無論在精神或工作上若有要求我都會給予支持與協助的。

當我答應後,張教授拿來了一包報紙給我,裡面有餘百份是張教授30多年來所收藏的報紙,其中有他文章發表和有關他的報導等;於是,我翻尋有關張教授的文章,然後集中起來托朋友代為打字和校對,然後分類編為“生活隨筆”、“文化教育”、“崇尚正義”和“其他”4輯,再交給富有經驗電腦編輯書刊的舊同事何月紅小姐進行排版及申請付梓出版。

該書名為“春蠶”,乍讀時令我莫大的震撼,但又感到十分淒美。此詞使我聯想到唐詩人李商隱《無題》一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此詩原是作者兩情相悅的情侶訴說相思的情詩,尤其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但後人卻用這兩句來比喻老師的奉獻精神,極其恰當。
“春蠶”到死停止吐絲,織出滿園錦繡;“蠟炬”燒盡停止流淚,照亮學子心靈。誰能夠愛的如此深沉如此無私?誰能夠愛的如此坦蕩如此偉大?這兩句詩就道出了教師這一職業一生偉大無私的奉獻精神,令人敬佩感動。這正如張教授一樣,他除了從事文化活動外,在教育上至今白髮蒼蒼仍不遺餘力。

畢竟,張教授不僅是一位熱心教育人士,他多屆擔任歐姬華文中心董事長一職;曾任胡志明市社會人文科學大學語文暨新聞系、中國語文系特聘講師、胡志明市開放大學東方學系特聘講師;中個廣西桂林師大聘為客座教授等。張教授桃李滿天下,深受學生敬仰,無論是在國內外的學生對他尊敬如父。再者,張教授對發揚華人文化傳統、崇揚正義的心聲願望都寄託於文章內字裡行間裡。接觸過張教授的人,當讀到他的文章時,便發覺文如其人那樸實無華,不像一些人只虛有其表,故是值得我們賞讀的。

張教授為人誠懇謙讓,正如筆者輩份只是張教授的子孫輩,但他老人家口口聲聲尊稱我為“曾老師”,而且有些問題他都會以“請教”的問我,然後一起相討和研究,真的是一位德高望重、從不自誇、謙遜有禮,平易近人、尊老敬賢的一知識人士。此外,張教授還熱情參與國內外各項團體活動,周遊列國,交遊廣闊、博學多才,他還為華人文教事業出錢出力,貢獻良多;他以“春蠶”定為書名已道出心聲其如“春蠶”為華教事業,有一份熱,發一分光,真的令人肅然起敬,是後輩們學習和傚法的榜樣。

今天,年邁80高齡的張教授謹將多年來所創和發表過的文章整理結集出版,這是他走過歲月的足跡,有笑有淚,有苦有樂……點點滴滴,作為永恆的回憶。

凡事沒有十全十美,由於我工作繁忙,在編撰工作難免有所錯漏,尚請張教授原諒,讀者指正!

擱筆前,我謹向張教授致以美好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