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撐亮了夜

“明月幾時有?”不再有了!“把酒問青天。”天也被空污得骯髒不堪了!那來天青? 我最惋惜的也最感遺憾的,就是以前每當夜涼如水,心湖思親情懷起伏時,我總抬頭仰望窗外的夜空,對著當空的明月,在它明亮如鏡的臉龐上,讀出了母親慈藹的面容,溫柔的笑意。在那剎間,我依稀回到孩提的年代,依偎在母親的雙膝上,聽著她娓娓道來的警世童話與及悅耳動聽的山歌……但現今,一切都不復存在,都如流水般東逝。若想再重溫舊夢,只有去到偏遠的農村了!那裡或可見到高照的明月與及閃爍的星星,但感覺上比起以前的情境,總有丁點兒的差距。那就是隔了一層霧霾,一幅朦朧的帳簾,不及以前的夜清、月明、星燦、人閒。別了!60年前的歲月、純潔無邪的童真!往事不堪回首,卻堪回味,來生;來生啊!還會重現?
燈光撐亮了夜。(示意圖源:互聯網)
燈光撐亮了夜。(示意圖源:互聯網)
夜漸濃,車漸多,人漸眾。車聲、人聲、喇叭聲……的音浪開始提昇,我本來沉醉在往事的思念中,現今平靜的心湖受到了喧鬧的騷擾以及擠迫,開始不斷起伏,難再平復。我知道是時侯了!把夜和時空還給飆車的青年男女,還給日間埋頭苦幹的工人及白領階級,還給那些醉生夢死的富二代以及紙醉金迷的富商巨賈。這時刻,正是屬於他(她)們的天地,他(她)們一天中最期盼、最嚮往、最快樂和最瘋狂的千金難買的時光……是時候我該歸去了!

我緩緩站起,付錢時老闆娘習慣地說聲:老伯,明天見!我心忖:若果明天不見,是否永訣?我嘰咕著,信步向著回家的路途而走。我知道有另一杯熱茶在等著我(那是妻每晚溫馨的奉獻),一盞檯燈等著我,一疊詩書等著我,還有李白、杜甫、蘇軾、李後主,更有余光中、周夢蝶與及紀弦……他們都等著我,等著我的歸去。

我按亮檯燈,燈光頓時撐亮一室的夜。翻開書頁,詩魂都從窗外翻入詩中,我給他們在檯燈下曬曬燈光浴,然後我逐字逐行的聆聽他們吟哦,聽他們朗誦,每一首每一句,都那麼的令人心怡神曠,趣味無窮。我一邊閉目細細傾聽,一邊淺淺呷口濃茶,在半昏半醒的狀態下,感覺上我正獨上西樓,手握一杯香茗,感傷寂寞梧桐,深夜鎖清秋。又似乎正臥躺在大漠風沙的軍帳裡,豪飲夜光杯盛著的葡萄美酒,乍聞帳外號角急催……。
美極了!在此如斯的詩情畫意氛圍中,漸漸我醉了!夜也伴我醉了!醉在詩中,醉在詞裡。正當此時,我聽見蘇軾吟誦:“不如歸去,作個閒人,對一壺酒,一張琴,一溪雲。”我也醉吟:“不如歸去,作個閒人,對一杯茶,一盞燈,一室……詩魂。”
啊!燈光!燈光撐亮了夜!◆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