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暫時還無法用機器人解決勞動力問題

和西方員工將自動化看成威脅不同,日本的機器人被視為友好的幫手。

(圖源:互聯網)

(圖源:互聯網)

《紐約時報》駐日本記者 Motoko Rich 文章寫道,人口老化嚴重的日本人願意擁抱各種自動化的工業機器人,但現實是,機器人處理繁複的工作時,仍難以做到人工標準,連削馬鈴薯都不行。

北海道一家生產馬鈴薯沙拉和燉馬鈴薯的食品加工工廠,原本想引進機器人自動化清理馬鈴薯表面的“小坑”。馬鈴薯普遍都會有些小坑,是未來會長出新芽的地方,烹煮前需要先挖掉,這是耗時又重複性的工作,正適合交給機器人做。

然而,當工廠負責人測試機器人時,發現由於機器人視覺處理不夠敏銳,且只能按單軸心來旋轉掃描馬鈴薯,有不少盲點。結果就是,機器人不僅漏挖,且在挖小坑時,也會削走旁邊的肉,增加耗損率。所以直到現在,工廠還是靠30名員工每天手動處理15噸馬鈴薯。追根究柢,機器人就是還沒能按人類的標準完成工作。負責管理工廠的柴山明仁說。

另一家在北海道旭川市的工廠雖然成功將 60% 工作自動化,但到削南瓜皮這關,還是得靠人工處理。因為工廠認為保留一點南瓜皮,燉起來會更香,但現有自動化處理的機器人並不具判斷保留南瓜皮量的功能,因此只能人工處理。

除此以外,噱頭滿滿的機器人旅館、無人機配送、自動駕駛和療養院的護理機器人表現,都在不同程度讓人失望,但日本已是人均使用工業機器人全球第 4 高的國家。
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統計,在日本,平均每1000人使用 303 台工業機器人,且日本還為全球提供 52% 出口機器人。

日本企業在 AI 應用同樣反映出“力不從心”的困難。甲骨文報告指出,日本只有 29% 公司在日常工作應用 AI,低於全球平均 50%,但從人們對 AI 的態度來看,日本支持公司應用 AI 比率為 76%,排名第 5,高於世界平均值 64%。

為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有人建議日本可放寬政策,吸引更多移民。日本政府也的確這樣做,但多則報導指出,因有文化差異,不少日本人頗排斥移民:

我覺得 20至30 年可能不夠,要 40至50 年才能讓移民真正融入日本。我們無法等那麼久。

三菱電機負責政府和對外工作的 Noritsugu Uemura 告訴《紐約時報》。因此很多人對勞動力短缺的基本態度就是:普遍認為給移民做的工作,改成給機器人就好了。

和排斥移民的心態相比,日本人願意投注對機器人的愛和信任不僅是工作場所,甚至延伸至個人生活。從哆啦 A 夢和原子小金剛,到 Sony 的機器狗等陪伴機器人,日本人情感上也願意向機器人尋求慰藉。

恐怕世界真沒幾個民族能像日本人一樣對機器人愛得深沉。但現實是,能賦予機器人“靈魂”的 AI 發展程度,正如軟銀創始人孫正義所言 “日本就像發展中國家”◆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智能真空拖把機器人

智能真空拖把機器人

越南小米公司日前在我國市場推出一對智能真空拖把機器人Mi Robot Vacuum-Mop P與Mi Robot Vacuum-Mop。

環保動態

新型“金屬玻璃”催化劑可高效處理污水

據外電報導,澳大利亞伊迪斯考恩大學日前發表新聞公報說,該校科學家使用納米技術製造出一種新型“金屬玻璃”催化劑,可以環保、高效地處理污水。“金屬玻璃”又稱非晶合金,具有與玻璃類似的原子堆積結構,比晶體材料擁有更高的催化活性。

都市居民區加強環保

〔本報消息〕都市、居民區的環保工作和管理一般固體廢棄物是重心問題,必須以有效的措施集中展開。這是市人民會議主席阮氏決心出席市人民議會昨(5)日舉行的有關都市、居民區環保和本市廢棄物管理工作專題會議上強調的內容。

滀臻斥資逾千億元處理工業區廢水

〔本報消息〕滀臻省工業區管委會昨(26)日為州城縣安業工業區的日功率從4000立方米提升至1萬立方米的二期廢水處理廠改建投資項目舉行落成儀式。

發現大片綠柏林

〔本報消息〕世界上綠柏群體早已絕跡,只有唯一個座落在廣平省風芽-格邦公園的純種森林區(見圖)。有關發現上述植物森林一事被視為找到第2個山水洞,因為這是世界上仍存在的珍稀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