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蘭花綻放了

剛從胡志明走廊戰場回來的嚴全,身扛著背包手緊握住一盆紫色蘭花,興致勃勃地開門進屋大喊:“阿蓮!我回來了。”但是屋中空無一人,回應他的是到處飛揚的塵埃。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興高采烈回家欲送給阿蓮一盆紫蘭花,但阿蓮已嫌隙他而移情別戀,已離開有一年了。嚴全望著那間破舊的茅草房子發呆一回後就站起來重新背起背包,輕輕長嘆一聲後,抱著一顆不怨不恨的心態回單位,一路上想著:“這樣也好,她要走就吧!也許我沒法帶來給她幸福…”走了一段路嚴全又轉回來撿起被他丟掉的紫蘭花,對著紫蘭花說:“她丟我,可我不能丟妳….”回到單位後,就獲上級調派到西南邊界的戰場。很不幸的是,在這慘酷的戰場上嚴全的雙腳被敵人的炮彈炸斷,他獲送回後方療治,沒多久他又獲遷往河仙,從此他也在此地紮根,而陪伴著他的是那株就要枯萎的紫蘭花。

除了靠那微薄的榮軍津貼外,他還能做什麼?但他不怨命不怨天,天天坐在地上以手拖拉身軀到處去兜售彩卷,雖然生活很艱苦,但他仍不忘給掛在小屋旁邊的木柱上的紫蘭花澆灌和修剪。他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早出晚歸,然而他的一舉一動均引起離家不遠的一家咖啡店女主人注意而憐恤。名叫阿蘭的咖啡店女主人窺探了嚴全的身世後,從憐恤、可憐進至憐愛,但是嚴全毫不知情,直到那天,阿蘭主動找他商談聘請他到咖啡店幫忙的同時,特別贈給他一架輪椅好讓他方便來往,自此嚴全的人生開始邁入一個新的轉捩點。

在阿蘭相持相助下,嚴全的生活也越來越好過,不再爬著去賣彩卷,吃的均是阿蘭一手承包,除了每月獲得薪資外,偶爾還得到阿蘭另外賞金。阿蘭對他的一切他均抱負於心,並盡能力地為阿蘭辦事,處理一些來店耍賴的流氓、歹徒,同時他也協助了地方政府揭破了一些走私案,可說是嚴全的名字已成為當地流氓、歹徒的剋星。至於他和阿蘭的感情雖是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就缺了東風來吹動,只因他仍覺得配不上阿蘭而默默把感情埋葬心中,阿蘭曾幾次暗示但看到嚴全的敷衍塞責也有點心灰,雖然心灰但意不冷,因阿蘭覺得總有一天嚴全會接受她的真心。

紫蘭花在嚴全悉心照顧下,今已復活,同時還多長出了一小枝幹。今早如往常,他回家給紫蘭花澆灌時,遠遠看到阿蘭正為紫蘭花澆水,他大聲呼喚阿蘭,阿蘭聽到他的聲音即跑去推他進屋子。阿蘭取下紫蘭花並指給他看,他遁著阿蘭手指的方向看後心中大喜悅,原來紫蘭花的枝身長出了一枝帶小花蕾的枝幹,他愛不釋手地看了又看,阿蘭輕巧地對他說:“這盆蘭花就要開花了,估計一個月後將開滿枝。”
她頓一頓後繼續說:“幾經滄桑的紫蘭都要開花了,我們會像它一樣開花結果麼?”嚴全正專心看著紫蘭花沒注意到阿蘭的話中話就脫口而出:“會的,一定會的。”阿蘭聽後情不自禁地在嚴全的臉上吻了一下,此舉動令嚴全張大口說不成語,一直在:“我…!我…!我們……!”阿蘭的臉紅暈佈滿但堅定的對他說:“我不知道!你已答應了,不要耍賴喔!”嚴全一時不知所措地:“我…!我…!沒有…”

一個月後,紫蘭花花盆中高高豎立起一枝滿是光艷奪目的紫花,而嚴全和阿蘭的婚禮也得到朋友親戚的協助下簡樸舉行。他們的愛情終於也像那束紫蘭花開花了,更令人羨慕的是,婚後的他們籌備成立一家養蘭小公司,他們的婚姻洋溢幸福,他們的明天肯定是燦爛和穩定,因為他們的幸福得來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