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蝴蝶

一道厚重的木門被打開,頓時吹進一陣涼風,風捲起一片黃葉,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慢慢地落到地上。
仁建 攝
仁建 攝
他喜歡看著煙房裏的黃煙葉子,由綠色慢慢變成淺黃,再由淺黃變成金黃。那一疊又一疊被整齊地懸掛在架子上的金黃葉子,溫暖了整個煙房。他是村裏唯一一個仍然堅持手工製煙的人,只見他抱起一摟烘乾的黃煙,整齊地擺放在案板上,拿起菜刀三二兩下便把一捆半身高的煙葉切成了大小均一的細絲,刀法精準飄逸,出神入化。噴上白酒和蜂蜜的煙絲郁同黃豆一起,放在特製的砂鍋裏炒至金黃後,再把散發著馥鬱香味的煙絲俐落地裝進瓶子。

片刻,他打來一盆清水,使勁地搓洗著那粗糙的雙手。擦乾淨手,他便小心翼翼地從櫃子裏拿出一個檀木匣子。打開檀木匣子,裏面是半截用絨布包裹著的白蠟。那是爺爺留給父親,父親留給他的。看著白蠟遇熱熔化後緊緊地封住了瓶蓋。他舒心一笑。他自小就跟著父親學製煙。父親說這門手藝是祖先傳下來的,不能到他那就斷了,小小年紀的他便記住了這話。那時候村裏每家每戶都在自家後院搭了個爐灶,專門烘焙煙葉。每到傍晚,村民把烘乾的煙葉打包過秤,然後便會有一輛一輛車子把煙葉運向大城市。

“1、2、3、4、5……”數著煙瓶,他內心也滿足地數著喜悅。每每忙完的時候,他總是習慣從褲兜裏地掏出一支自製的土煙,用兩根黧黑皸裂的手指熟練地夾著,然後迅速送到嘴裏,火柴燃起的火焰點著了土煙,一吸一呼,一明一暗。

突然,從煙房外面傳來幾聲尖銳的叫喊聲,踉蹌的腳步越發急促,急促,“哐啷”,門被撞開,是一個瘋子,確切地說,是他瘋了的妻子。蓬頭垢面的她,手裏拽著一朵焉了的野花,渾身散發著臭味,正咧著嘴對著他傻笑。“呸!”他把土煙重重地吐在地上,不忘狠狠踩了幾腳,直到煙頭完全熄滅,他拖著瘋子,奪門而出。

開春,氣溫回升,雨量適宜,他把煙苗小心翼翼地移種到大田上。他瘋了的妻子則盤腿坐在田埂上,時而打滾,時而“嗷嗷”亂叫。這會,她側著頭喃喃自語:1、2、3、1、2、3……她伸出那髒兮兮的手,指向一片荒蕪已久的土地。在那一片雜草重生的荒地旁,是他剛種的幾株煙苗。

 已是午後了,陽光依然毒辣,他把最後幾株煙苗栽種好,澆上了水,隨手抹了抹臉上的汗珠,扛起鋤頭往回走。

“走了,回家去。”他朝著她大聲喊道。還在使勁往前跑著的她,聞聲停下腳步,蓬亂的頭髮上沾滿了碎草末。

“過來,我們回家!”

她朝著他飛奔去,咧著嘴喊道:蝴蝶、蝴蝶。

一隻蝴蝶停在了一株耷拉著腦袋的黃煙苗上,正撲閃撲閃地扇著翅膀。

“是,蝴蝶。”他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他想起了跟他年紀相仿的同村小夥伴,在城裏蓋起了房子的他們,笑容慢慢地消失在運籌帷幄之中。他們穿著筆挺的西裝,開車一路疾馳,汽車尾氣捲起的枯葉騰空而起,像一隻隻蝴蝶,正奮力掙扎著逃離。

曾有一夥伴跟他說,你那黃煙葉能賣多少個錢?過來跟我一起幹吧!他撓撓頭發,憨憨一笑,沒幾個錢,祖輩的東西總不能丟。夥伴聽了後,抿了抿嘴,兄弟,好樣的!

一陣風拂過,田野裏一前一後,一深一淺的腳印,漸行漸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