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不久前,一名男子騎摩托車在平盛郡阮嘉智街上走時隨意吐唾液,其唾液“飛賤”中隨後而上的一名網約“摩的”司機,因前者不肯道歉而引致雙方毆打起來,後果令到“摩的”司機昏倒地上。雖獲路人迅速送往醫院搶救,但最終仍不治身亡。

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須嚴懲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

上述事件發生後,令甚多人感到不平的,就是吐痰男子那全無衛生意識的態度,雖然當時有不少人勸他說句“對不起”,但他卻說:“在街上我就吐痰,而我走在前面,怎知道中不中後面的人?”該人甚至還拿出手機似乎是“召喚兄弟”來“解決”!其實,部分人隨街吐痰場合並不罕見,大人、兒童都有。最近筆者騎摩托車在連接第五與第八郡的森舉橋上走著時,走在前面的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向右邊連帶唾沫的吐痰。
 
當時筆者雖看見但卻“欲避不能”,因為如果向左閃避,就會碰到其他摩托車,甚至汽車,所以只能“硬”著“接招”。至於該男子在“眾目睽睽”下若無其事地走下通向武文傑街的分支橋。目睹此情景,騎車者們都只能搖搖頭,筆者只能自認倒霉,臉上已沾著那人的唾沫,極為難受,幸好住所就在附近,於是趕忙回家洗個乾淨。之後談起此事,筆者多名友人表示也曾如斯“中招”,無可奈何。一名友人更說:“除了吐痰,吐唾沫,也有人邊騎車邊抽煙,而煙灰會隨風落於走在後面的人的臉上,我已多次被煙灰入眼。這些人真的完全沒有一點點衛生與危險意識!”
 
於上述隨處吐痰與口水或亂丟垃圾的無公共衛生意識行為,不少人認為,務必加以嚴懲重罰才會奏效,因為單靠宣傳、教育,效果尚不大,必須雙管齊下才可令人們形成一種潛意識,而各執法部門不可再繼續“縱容”上述無意識行徑,因為已有多起令人痛心的事正是由於以上的行為所引發,但至今仍未看見有關部門制定有效的懲處措施。
 
此外,有些場合,如:有人把摩托車的排氣管安裝在排到後面騎車者臉部的地方;邊騎車邊吸煙(見圖)、使用手機或握著一柱正點燃的粗香等等,極之容易給走在旁邊或後面的乘騎車者造成危險,甚至比不戴安全帽的行為更有高危多倍。因此,有關部門不應在讓發生了令人傷心的事之後才“吸取經驗”,必須“先下手為強”,要以重法治國,才能令無公共與衛生意識者對法律“畏而遵之”◆ 

李嘉寧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讀者意見

春節臨時工多樣化

勞工可選擇按月、按小時或按件計酬,但收入比平日高2至3倍。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求助地址

貧病母女需要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四坊陳貴街35/32號的陳鳳娥(證件姓名阮女)今年70歲,與女兒黃蘭絲(34歲)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今年62歲的溫惠冰住在第八郡第十六坊安陽王街242/101/5C號,她在此地租個小房子至今已有數個月,租金每個月為12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