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姐

香姐獨自坐在陽台的石凳,明媚月光照得她滿臉亮麗,雖然已是近60歲的女人,但仍顯現出少女的風韻,然而瞬間的憂鬱、孤獨時不時會在眉心若隱若現。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生意上香姐是一位成功者,但私人感情她卻是無法邁出一步。香姐是家中大姐,自從父母過世後,她要負擔起家計和照顧家中的6個弟妹。

在這幾十年來,對她來說是一個滄桑歲月。眼看6個弟妹時乖時不乖,有時還跟別家孩子吵架至喊砍喊殺,令她非常傷透腦筋而暗中流淚,弟妹看到了就向她發誓好好做人,不再惹事生非 令她傷心,聽了弟妹們的話後,她笑了,姐弟妹7人又同心協力搞好家業,上學的上學,在家幫忙的幫忙,家中又充滿了歡樂;喜氣洋洋。然而不到二年時間,此景氣就被其中一個弟弟因拿刀砍人被拘捕入獄而消失。香姐再次痛心疾首而大罵弟妹們,導致她心灰意冷幾次欲離家出走不想管他們,但是父母 的遺囑、責任、親情再次抑制了這個 念頭,她再次強顏歡笑繼續擔當起這 個家。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在她含辛茹苦教養下的6個弟妹都已長大成人。嫁的嫁,娶的娶,都已成家立業。家業也交給弟弟去管,而她跟幾位談得來的朋友學唱潮州歌曲,或跟她們到一些廟堂參神拜佛唸經,偶爾跟她們去旅遊,可說香姐在這段時間是最快活,已是無憂無慮的人。

曾經有人問她何不結婚?她只笑笑敷衍。也曾媒婆登門做媒,但都被她宛轉拒絕。不過她也過一段戀情,也曾嚐試邁出家門登上花車,但眼看弟妹們還小只好作罷。她向情人說:“弟妹們還小,等他們長大,成家立業後才打算吧!”就這樣一拖再拖至今已是近60歲的老剩女。

為了6個弟妹,她犧牲了自己的新春,未真正嚐試到愛情的滋味,但她未曾埋怨過,夢想過,在她心中一切都為了6個弟妹出息著想。她盤算著,再過幾天又是她的生日,弟妹們又要破費搞慶生,心中暗埋怨太浪費了。

她站起來離開陽台進屋休息,此時家中電話響鈴,她拿起接聽,一個極熟悉的聲音傳入她耳朵,令她半驚半喜。

“阿香!我是文溪,還記得麼?祝妳生日快樂。”對方說。

她有點顫抖,鎮定一下後就說:“嗨!當然記得啦!這麼多年不見,還好吧?虧你還記得我的生日。”

“怎可忘記我心上人的生日呢?”文溪細輕地。

“什麼亂七八糟的,別胡說喔!讓嫂嫂聽到就有得你受。是了,怎麼知道我家電話號碼?”阿香不悅地回。

“哦!我老婆逝世了很久了。不要多說了,我跟妳說,妳生日那天我會到家祝福的,同時我希望能實現我們當年的承諾,等我。我掛了!”文溪溫馨地說後掛機。

阿香愣了一會,情緒有點混亂,百感交集,不知所措,最後她輕嘆息,喃喃自語:“就聽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