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平安

咖啡店的故事

她和他短暫談過戀愛,後來分了手,因為她覺得他沒有什麼大志--她不想說他“沒出息”,那好像是上一代或上兩代父母看不起女兒的窮男友時才會說的;她並不嫌他窮,但至少得為自己的未來規劃一下吧,可她從來沒聽他說過有什麼遠大的志向,沒有理想、沒有夢。她不想和這樣一個人過一輩子,所以就離開了他。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她自己卻是有理想、有目標的,並且鍥而不捨地為理想目標奮鬥,很多年後,她的奮鬥有了成果,有一份令許多人艷羨且能發揮她專長的職業、一個有社會地位又愛她的丈夫、一對乖巧聰慧的子女。

然後她輾轉聽到他的消息。他開了一家小咖啡店。

她特地從忙碌的日程表中 撥出一個下午,到他的咖啡店看看。

咖啡店座落的並不是熱鬧的地區,熟悉市場學的她絕不會選擇在這裡開店,店裡的裝潢也沒什麼特色,簡單的桌椅、一兩幅畫,倒是靠牆放了一個大書櫥,擺滿了書。

也許不是週末或假期吧,店裡除了她之外只有一對男女,像是戀人,坐在靠玻璃窗的一角,顯然是全店最好的座位,可以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外面的街景,她記得他以前就喜歡這樣,泡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發呆,往往可以坐一整個下午,她陪過他一兩次,什麼都不做,浪費了寶貴的時光,她覺得無聊極了。

看店的是一個小妹,她和她聊了兩句,知道店主是她舅舅,平時都是他看店,哪天想到外 面遛躂,就找外甥女兒來當替工,因為客人不多,也沒僱用其他人。

她坐了一會,沒碰到他,以後也沒再去過,她原本就不想碰到他的,知道大部分時間他都是自己看店,就更不想去了。經過了這些年,她也成熟了,了解許多過去不能了解的事,可以接受其他人的生活方式,不再因為他沒有大志而看他不起,只要他過得平安,這就夠了。

然後是新冠疫情來襲,他們的城市是重災區,日增病例過千,人人困坐家中,不能也不敢隨便到外面去,猶如坐牢的幾個月間,她常常想起他,他的咖啡店當然是暫停營業了,那樣的小咖啡店,想必不會有網站或網上下單外送等等服務,他撐得下去嗎?咖啡店會不會因此而關門呢?朋友圈都靠社交網保持聯繫,但她和他的朋友圈已沒有交集,而且他從來不愛使用社交網,這時更如失了蹤一般,每天報平安的朋友圈沒有出現過他的名字。

4個月後,疫情總算穩定下來,在能出門的第一天,她馬上趕到他的咖啡店,但店門仍然鎖著。她安慰自己:咖啡店是非必要業務,就算現在開門也不會有客人上門,不用急,再等等吧。

她每天都來咖啡店觀看,一天天過去,店門仍深鎖如故,她開始有點沉不住氣了:他不會有事的吧?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每天報平安的,疫情最高峰那兩週,有幾個朋友家中的長輩染疫不治,也沒法辦一場像樣的喪禮,也有人因此而感染了,住院或居家隔離,他會不會也病倒了呢?她知道他父母都不在了,但他孤身一人,要是病了有誰來照顧他?她看著咖啡店招牌上的電話號碼,幾次拿出手機忍不住想打過去,也許那只是咖啡店的電話,但也可能會連接到他的私人手機,她可以裝成客人,若無其事的問他幾時恢復營業,但萬一,萬一沒人接電話呢?啊那也不能說明什麼,只不過沒接上他的私人手機吧了……最終她還是沒撥那號碼,也許潛意識裡她還是不想跟他直接通話?

然後有一天,她來到咖啡店外面,遠遠就看見,裡面的燈亮了,隔著玻璃窗可以見到裡面有人走動,然後開門出來,把幾張桌椅搬到門外。是他。

幾個月來的憂慮終於煙消雲散,如釋重負之餘反而感到雙腿有點發軟,很想衝過去擁著他,對他說:你沒事你沒事你沒事!但她只是站在那裏,靜靜地看著他安置好桌椅,迎接不一定會出現的顧客,靜靜地轉身離開,在心裡跟他說:只要你平安,我就放心了。

他擺好桌椅,站在店門前,環顧四周,街上還是靜悄悄的,只有兩三個行人。這一波疫情算是過去了,但受了重創的城市,不知何時才能恢復往日的繁華◆

沈 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