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潘嘉日靈:無法取悅所有觀眾

國產電影第一次見證了一個劇本、一個導演,但卻有兩部影片同時上映。這兩部作品背後的人就是導演潘嘉日靈。雖然輿論對這兩部電影的意見截然不同,但分享關於製作已故音樂家鄭功山的電影過程中已透露更多有趣的細節。

導演潘嘉日靈:無法取悅所有觀眾

記者(●):您與製作團隊確定以哪種方式來通過兩部電影講述關於音樂家鄭功山的故事?

導演潘嘉日靈(▲):製作關於真實人物的電影並不容易。在製作過程中,我們花了兩年時間研究和參考資料。我們提出題目和框架,然後編劇團隊去見了音樂家的家人和朋友。幾乎所有人都表示他們是音樂家鄭功山最好的朋友,講了很多的故事。有趣的是,同樣的故事,但每個人講述的方式不同。如果你按照這個人的敘述來拍電影,別人就會說故事並非如此的。就在感到頭疼時,我們決定停止尋找資料。因為過分專注於資料方面,我們無形中被牽著走,忘記了初衷。我們領悟到,這都只是人們的回憶。因此,我選擇了自己想講述的方式。

●在製作過程中,音樂家鄭功山家人給您帶來哪些壓力?

▲首先,很多人說音樂家鄭功山的家人很難溝通。但我仍決定要探訪他們,因為如果不見面就不會有答案。當我第一次以打招呼的目的來到時,我簡單地講述了這個構思。 音樂家鄭功山的妹婿告知,知道這個故事的人並不多。此前,家裡也收到過很多電影劇本,但他們都拒絕了,因為製片人不了解鄭功山,或者劇本不好。

家人同意後,這裡的壓力是因為我是被選中和信任的人,而不是被鄭功山家人刁難。他們沒有干涉我的構思和情節。他們明白,這是藝術作品和導演的觀點。最讓人欣慰的是,當電影第一次放映給家人看時,每個人都情緒激動。我信守了對他們的承諾,拍了一部讓他們覺得這位音樂家獲推崇的電影。

●您如何面對觀眾的期望和意見?

▲我敢肯定,當自己決定拍一部關於音樂家鄭功山的電影時,會遭到部分人的攻擊。 就像我們發佈第一輪劇照時,有很多人都在非常小的細節上大做文章。 但我認為,沒有人可以取悅所有觀眾。 所以,我不會給自己施加壓力和為難自己。 我關心的是能否將信息傳達給觀眾,而不是信息是否讓他們滿意。 

●您認為在製作電影時,您有自己的成功秘訣嗎?

▲我不知道成功的秘訣是什麼。我向來的強項是講感人的故事。 越南觀眾在看電影時喜歡笑、哭、可以是高興、悲傷或害怕。我帶給觀眾的就是這個。但這部電影不僅如此。它還載有關於世事、歷史和一個人的地位的故事。當然,不得不提到音樂。雖然我不會音樂,但我有信心自己有很好的音樂感。我相信這部電影給觀眾一種特別的音樂體驗。
●您的成功與多部改編電影離不開關係,您會否擔心自己被局限在這種類型?

▲我不在乎這些。 重要的是你如何講述故事,它是否足夠吸引人,獨特與否。 因此,即使是複述,也必須懂得如何將其變成您自己的故事。 《你是我的奶奶》、《昨天的女孩》、或者最新的 《子狀元漂流記》,我都在創作新的故事。對於《我和鄭》,我只用音樂家鄭功山的生活資料來講述我的故事,這是我從自己的角度來講述這位音樂家。 它也許對大家來說並非正確或符合事實,但是在觀看的時候,觀眾會感受到信息,給他們帶來還沒有聽過的故事◆

文 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翠艷:我有一個平靜的歸宿

翠艷:我有一個平靜的歸宿

像渴望可以肯定自己的許多年輕人一樣,越南女演員翠艷也曾經有一段時間專注於在藝術界尋找自己的一席之地,努力讓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好。那段時間,生活時而悲傷,時而快樂,但最後,她都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就是家。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第十二次胡志明市地區藝術攝影節上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關於充滿活力和創新的胡志明市,讓人眼前一亮。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