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清:放下對物質的慾望

女歌手芳清表示,如今的她與其關注別墅、豪車、名牌衣服,不如更加珍貴自己的健康。

穿著志願者衣服的歌手芳清。

穿著志願者衣服的歌手芳清。

記者(●):在當抗疫志願者的4個月中,您有過哪些體驗?
歌手芳清(▲):我有機會親身體驗他人的工作和處境,尤其是前線醫護人員的辛苦。起初,我只打算參加幾天就行,因為也擔心感染新冠病毒,但最後不知不覺長達4個多月。藝人隊共有100多人參加,來到不同疫區,大家越來越熱衷於抗疫志願工作。第一個月,大家都變瘦了,因為每天徒步10個多小時,穿上悶熱的防護服,吃不下飯,只能吃方便麵、包子充飢。有時候我回到家已經是第二天淩晨1時,四肢酸痛,只想倒在床上睡覺。全靠那些日子,我鍛煉了自己的體魄和精神更堅強,勇於面對人生的風浪,甚至是面對死亡。記得有一次,志願組協助醫護人員來到平新郡一座公寓採樣檢測。第一次目睹一個家庭6個成員中有4人確診,我的淚水不知不覺奪眶而出。回到家,我無法入眠,也不敢告訴女兒,以免她擔心。當我扛著大米派發給隔離區的居民,他們很意外地認出我來。不少人看到我扛著25至50公斤大米時感動得熱淚盈眶。我告訴他們不要感動,否則讓我變得柔弱,無法繼續工作。

(●): 最近看到許多同事相繼去世,您對生活有何看法?
(▲):菲絨的離去令我和不少人悲痛,但也要接受事實。5年前,歌手明順離世,我無法相信,一直傷心不已。但現在,每次聽到有人不幸離世的消息後,我只祝願他們一路走好,天堂安息。誰也會有離開人間的一天。我們死去後,無法帶上房子、車輛。認清了這個事實,我學會放下對物質的慾望,讓生活變得輕鬆。我開始放慢生活節奏,保持好名聲,而不是不顧一切盲目地追隨。我不追求豪車、樓房、名牌衣服。如今,我經常騎著摩托車到處走,感覺比坐在開著空調的汽車更加舒適。我喜歡自由自在,如同樹木承受風吹雨打般,這樣才能堅強,若放在設有空調的房間裡,早晚也會枯萎的。以前,我偶爾也想過嫁人。我曾經跟兩個人談戀愛,但他們都要求我待在家裡。想到被困在“籠子”時,我立即打消結婚的念頭。

(●):目前,你最關心什麼?
(▲):身體健康是我最重視的。以前,到深夜我才睡覺,現在我養成早睡好習慣。每天我都鍛煉身體。我經常提醒女兒,年輕時必須珍惜健康,女兒的外表比我更女性化,但和我一樣堅強、獨立。我從未為她擔心過,因為相信女兒可以做好所有事情。通過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我想成為女兒的驕傲。最近,許多女兒的朋友發短信誇我當抗疫志願者的事,女兒也以我為榮。

(●):新冠肺炎疫情給您的生活帶來哪些影響?
(▲):不能表演或在電視遊戲節目中擔任評委,所以我沒有收入。我靠積蓄維持生活。疫情爆發前,我花很多錢在咖啡店和購物。但現在,我只上街買菜,生活還算穩定的。如果我訂購名牌服裝,也只是為了工作而不是炫耀自己。我也開始新常態生活,但仍未恢復往常的心情,也許是因為已習慣了志願者的工作。以前合作的製作團隊也聯繫和邀請我參加錄製節目。因為疫情尚未結束,我沒有具體的音樂計劃。我打算製作《原香逆流》音樂專輯,已經賣掉一間房子作為投資資金,等到合適的時間將發佈。目前,我的目標不是賺錢,而是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能給人提供幫助,令我感到更加幸福◆

心 姣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