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倆處境淒涼

日前,我們已前往許金愛(60歲)租住的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門牌155/76號的二樓一個窄小房間作核實,以便瞭解她母子倆的生活情況。

這小房間裡是許金愛母子倆3年來躺著歇息的地方。

這小房間裡是許金愛母子倆3年來躺著歇息的地方。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我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細小的房間裡,像個雜物室般堆滿雜物,只剩下一條狹窄的通道就是許金愛母子倆3年來躺著歇息的地方,但月租也要130萬元。

據悉,許金愛育有兩名孩子,幼女出嫁多年,家境不是很好,又有兩名小女兒(大的只有8歲)要撫養,所以一直都沒有條件照顧媽媽。至於長子許志成,現年29歲大,卻是一名智障者,幫不上忙。迄今,兒子的起居飲食還要靠她照料,母子倆相依為命。每天早上,她帶著兒子一起上街賣120至130張彩票,掙到了11萬元左右過活。晚上為了節儉膳食費,母子倆一般都在7至8時期間坐在阮志清與傅基調街四岔路口等待領取他人前來派發慈善麵包、大包等食用。

但近期許金愛因年紀大,身體變得差了,連日出現血壓高、腰酸骨疼和喘不過氣等症狀。由於沒有醫保卡,故不敢正式前往醫院診斷治療,而是在西藥房買一些藥物服用,所以不見有效,只是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但就算更不舒服,她依然要撐住帶著兒子上街賣彩票掙錢繳屋租。

因此,許金愛只好前來本報求助,希望得到廣大讀者幫助她一些生活費用,一方面是讓她購買醫保卡,以便正式進醫院做體檢,將疾病徹底醫治,才望有健康日後繼續照顧其智障兒子。另一方面是有了些輔助金,至少在短時間內,她不用再上街賣彩票也有錢繳屋租,這樣她才能安心養病◆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李錦鴻的腳力還很虛弱。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讀者意見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疫區內充滿真情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世界各國除了遭受社會經濟混亂、人民也飽受身心交瘁。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裏,陸續湧出了數不清的感人肺腑故事!不管是你、我、他,甚至不認識的陌生人,或許是大企業家、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也會在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時刻裡,毫不保留地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