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郡協助受疫情影響的學生

〔本報消息〕第四波疫情對本市各個方面造成嚴重影響,其中有身心影響較大的學生們。據統計,本市有逾1萬名青少年兒童感染病毒,成千名因疫情而喪失父親或母親,導致其生活陷入困苦,欠缺父愛或母愛,需要社會各界的關愛與扶持。基於“連接群體,超越考驗”的精神,第八郡多個部門團體,包括民運處、祖國陣線委員會、紅十字會、佛教會、勵學會等了,加上熱心人士的慷慨相助,於昨(6)日在龍華寺向176名各級學生頒發助學金及必需品。市祖國陣線委員會副主席潘嬌清香,市祖國陣線委員會宗教民族處主任武孟海,第八郡郡委副書記杜友智,郡民運處、祖國陣線委員會、佛教會、勵學會、教育與培訓科代表等出席。

本市、第八郡部門領導及各寺院代表、熱心人士向不幸學生頒發助學金。

本市、第八郡部門領導及各寺院代表、熱心人士向不幸學生頒發助學金。

當天共有70名學生獲得頒發助學金每份為150萬元,另外還得到一份學習用具及必需品,物資每份為90萬元。值得一提的是,這70名學生將得到組委會資助到大學畢業,讓他們安心求學,將來學業有成方能為社會做出貢獻。其餘106名學生獲頒發助學金為120萬元,物資為45萬元。贊助這項助學活動的有:林良光、梁玉瓊、林永強、林永雄贊助5000萬元,市蓮花慈善團美英醫生贊助4000萬元,靈寶寺住持釋善威法師贊助3500萬元,慈福精舍釋通振法師贊助餅乾、鮮奶等禮物價值2640萬元,慈德精舍慈善組贊助1500萬元,釋真靜法師贊助學習用具及安全帽價值700萬元,玉山精舍贊助1000萬元,龍華寺護法會贊助1120萬元,永美牙科贊助500萬元,林振瑄居士贊助500萬元,黃光明居士贊助100萬元,第五郡24小時氧氣活動贊助70份禮物價值2450萬元,吳木龍(迴向)贊助4000萬元,吳李昭樺(迴向)贊助2000萬元。

第八郡佛教會執行會長釋慧功法師感謝多家寺院、精舍及眾多團體、熱心人士為慈善活動慷慨解囊,攜手幫助受到打擊的不幸學生渡過艱難的關頭,撫平其心靈的缺少,今後安心求學。

〔又訊〕當天下午,慈福精舍釋通振法師熱心贊助11部造氧呼吸機(價值逾1億元),讓釋慧功法師作為各寺院、精舍高齡法師們的不時之需◆                   

平 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東鄉貧困戶獲贈送禮物。

向平東鄉民贈送禮物

〔本報消息〕胡志明市越南佛教會華人佛教、第八郡紅十字輔助會與第八郡第十坊慈福精舍配合,於昨(21)日前往前江省鵝貢市鎮平東鄉福雲寺,向該鄉受疫情影響的150個貧困戶贈送禮物。

讀者意見

在疫情期間無私相助

在疫情肆虐本市的背景下,許多相互輔助的義舉已讓民眾克服困難,生活更有溫暖及更有人情味。

增加受疫情影響者輔助計劃對象

守德市和21個郡、縣正緊急核查、統計從事水泥匠、網約“摩的”司機、保姆、家傭、擦鞋、街頭賣報等工作的自由勞工人數。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現正綜合,並提交市人委會審議,儘快以簡化手續作出輔助。

決心擊退疫情

本市由7月9日凌晨零時起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15天,這是本市進行全市社交隔離的第二次,決心及時遏止疫情傳播。明知困難重重,但本市民眾、各級政府和團體表示大決心並期待職能力量擊退疫情。

疫區內充滿真情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來,世界各國除了遭受社會經濟混亂、人民也飽受身心交瘁。在這段艱苦的日子裏,陸續湧出了數不清的感人肺腑故事!不管是你、我、他,甚至不認識的陌生人,或許是大企業家、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也會在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時刻裡,毫不保留地真情流露!

求助地址

白內障病人等錢施手術

今年63歲的戚彩蓮與兄弟姐妹住在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17號。這間屋子是她的雙親遺留下來的,如今已殘舊不堪,但兄弟姐妹都沒有能力維修。彩蓮之前在和平街市做小買賣,後來去幫人家打理家務謀生。她的丈夫於6年前再度中風,因為家境窮困,沒有條件好好接受醫治,如今可以慢慢行動,但喪失勞動力,也無法開口說說話。其唯一女兒亦是普通勞工,每個月只能幫忙繳交水電費而已。戚彩蓮告知,除了丈夫之外,她還得照顧10年前因車禍導致神智不清的弟弟,以及另一個患上鼻竇炎的弟弟。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貧病家庭需要幫助

杜營祥(今年50歲)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誰料第四波疫情來襲期間,他住在第十一郡第十四坊平泰街100號路102號巷成為疫情熱點,他一家多人都感染病毒,有的獲送到集中隔離區,有的被送進醫院接受治療,有的居家隔離。後來疫情更奪走了他患上多種疾病的妻子及健康的女兒。